國決策當局和智庫期望,把鬆散的貿易組織 APEC(亞太經合組織)向經貿合作的制度框架方向轉型。因此,當局對 2014 北京 APEC 峰會充滿期望,希望是歷史性的轉折點,試圖利用地主國之便,在會上力推亞太自貿區(FTAAP)計劃。但這一努力遭到了美國和其它更關注 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貿易協定)談判的 APEC 成員國的抵制。

中共當然知道,這可能是最後的機會,在北京推不成,以後就更沒戲了。美國政府毫不掩飾的在大力推進由其主導的 TPP,也毫不掩飾的把中共排斥在外。美國貿易代表邁克爾 • 弗羅曼表示,TPP 幾近水到渠成,協議數月甚至數週內就會完成。中共官員試圖說服 APEC 成員國簽署正式的 FTAAP 可行性研究的目標,則完全落空。北京推動 FTAAP 為啥沒戲呢?

從 2008 年開始的金融危機,在美國已經成為過去式,但其後續的影響正在中國和世界其它國家陸續展現。也因此,全球性的經濟不景氣導致全球貿易格局的顛覆性變化,也促成了當下關於國際貿易規則的新的討論。美國為主導的發達國家,已經對世貿組織(WTO)失去了信心。世貿組織杜哈回合談判陷入僵局後,全球化腳步進一步放緩,人們開始質疑這個機構是否能真正促進國際的經貿。

國際貿易協定之所以必要,是因為參加的國家會共同受益、互相促進。但一旦這個規則變成全球性的,如WTO把中國和俄國等都包括進來,其規則就已經變成了世界的規範和常態(Norm),是所有國家都必須遵守,或者應該遵守的,那規則本身就沒有太大的意義,也不能帶來更多的效益了。更有甚者,如果這個基本準則、普遍條款不能被某些國家遵守,如在WTO承諾上屢屢食言的中共所為,這種組織的存在就不是那麼的必要。因此,毫不奇怪的,美日歐另起爐灶、重新規劃全球貿易的新規,把 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和 TT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作為新經濟格局的基石。

亞洲國家包括中國,也許寄希望於亞太經貿一體化。但與歐洲(歐盟)和北美(NAFTA)不同,亞太國家的政治體制、地緣政治、領土紛爭、民族糾紛、文化差異、和經濟發展的程度,都是差異性遠大於相似性。如果亞太經貿可以一體化,其實整個世界的經貿一體化也就很有可能了,而後者在半個世紀內顯然是沒有希望的。亞洲開發銀行的統計說,截至去年,亞洲地區的自由貿易協定(FTA)從 2002 年的 36 個增加到 109 個,還有 148 個在談判之中,加起來有 257 個。這麼多的協定,而沒有整體的共識,正好顯示了區內國家之間的巨大差異和距離。

世界新經濟的最高極

世界新經濟格局中最具影響力、也最重要的,是美國主導的 TPP 談判。不管中共喜歡不喜歡,這是世界經濟精英國最高水平的俱樂部,也是新世界經貿規則的制定者。TPP 談判把中共排斥在外,是因為規則的細則,如服務貿易、原產地規則、技術壁壘、競爭政策、知識產權、政府採購、透明度、糾紛解決等內容,是中國目前完全做不到、中共出於政權安危的考量也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中共在 WTO 沒能做到的,在 TPP 更是沒有可能做到,這就是 TPP 從一開始,就把中共關在門外的原因。也由於這個原因,今年北京的 APEC 年會上,美國和中國在經濟上的分歧明顯的呈現。而中美之間經濟上的不合作和不信任,在中共牽頭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時就已凸顯無遺。

北京的亞太自貿為啥沒戲、賣不動呢?原因很簡單,這與中共政權貪婪、無信、掠奪、和為生存而做最後之戰的心態有關。不奉行平等、互利的原則,不給自己的人民以權力和利益,這樣的國家在國際上也會被另眼相看。不能光想著往別國賣,賺別人的錢。你得自己也買,讓別人也賺錢、雙贏,才是正道。俄國人作為零和遊戲的信奉者,在國際上也是不太有戲。光想讓別人掏錢,自己不花錢,因為自己的人民其實沒錢,財富被中共權貴搜刮殆盡,這正是北京政權目前的軟肋!……

北京推亞太自貿沒戲,更是因為中共政權不瞭解正常社會的人們的心態。中共體制內人士心態扭曲,他們不相信別人,也不相信自己人;他們只能靠欺騙過活,欺騙一次後還是不得不繼續欺騙。正常社會的人們不是這樣。美國人有句話,「騙我一次,可恥的是你。騙我兩次,可恥的是我。」Cheat me once, shame on you. Cheat me twice, shame on me)中國已經在WTO問題上騙了西方一次了,這次,世界不會再次被騙。不僅如此,西方一直被詬病,因為經濟的利益對中共嘴軟。現在西方發現,人權問題不提,經濟利益也沒了。不管是猛然醒悟還是良心發現,西方很有可能這次把貿易、經濟、和人權的賬一起算,來全面清算北京政權。天象變化之下,也許時機已經到了。

tagged in China, Econo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