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貫明

森林、田野在這寶島上閃爍著令人心馳神往的氣息

當我第一次踏上寶島台灣的土地之時,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那是一種用語言和文字都無法表達的溫馨。據史料記載,葡萄牙人第一次望見台灣時,曾由衷地感歎「IlhaFormosa!」,即「美麗之島」。我在即將降落的飛機上俯視台灣,看到茫茫大海之中的台灣島就像一顆美麗的寶石,鑲嵌於翠玉般的碧波之中。綠色的森林和田野恰到好處地充實其間,閃爍著令人心馳神往的氣息。

台灣之美,不僅在於這個寶島的山川秀麗,碧海藍天,也不只是在於價廉物美的風味小吃隨處飄香,而是和藹可親的台灣人,他們才是台灣最美麗的風景。從他們和善的面容、從容的腳步以及淡然的談吐舉止之中,我能非常真實地感受到中華傳統文化的烙印,這裡還保存著儒家文化中的「仁義禮智信」和「溫良恭儉讓」。輕輕一句「貫明兄」的呼喚本不稀奇,這個在大陸聽不到的稱呼卻足以讓我感慨萬千。這種呼喚打開了我久遠的記憶:我中華故國曾經也是舉世聞名的禮儀之邦。

環島漫遊風景名勝美不勝收

最初訪問台灣之際,由於日程短暫,足跡多次局限在大台北地區的範圍之內。我參觀的第一個景點是國父紀念館,這是一座仿唐飛簷式建築,巍峨莊嚴,坐落在綠草如茵、群芳競妍、花木相間的中山公園,許多影像和墨跡詳細地記錄了中華民國偉人孫中山先生一生的輝煌歷程。

此後我也參觀了台北的故宮博物院,這裡的館藏珍品極為豐富,各個朝代的文物琳琅滿目,閃爍著令人敬畏的寶光。其館藏品的年代幾乎囊括了整個中華民族 5,000 餘年未曾中斷的歷史,所收藏的 65 萬件藏品中,也大多是昔日中國皇室的收藏品。仔細觀察,每一件文物都是價值連城的珍貴國寶,舉世罕見,獨一無二。我心中暗自慶幸這些屬於中華民族的國寶當年被蔣公運到了台灣,得以安全保護至今還能供後人觀賞,如果遺棄在中國大陸,在文革期間可能早被「紅衛兵」以「破四舊」的名義一把火焚燒了。

後來我去台灣的旅行日程長了一些,就乘坐火車和高鐵到了桃園、雲林、嘉義和台南等地。兩蔣的文化園,位於桃園大溪鎮的慈湖,此地景色很像蔣介石在浙江奉化的老家,因此他生前的行宮和生後的陵園都選在此處。其子蔣經國死後,也奉厝於此,緊鄰慈湖。景色秀麗,湖光山色,碧水清澈。北半部形如日輪,南半部如月鉤。四周群山疊翠,氣勢恢宏,風景如畫。我從桃園下火車之後,乘坐朋友的機車來到此地,但見幾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隨風飄揚,腦海中閃現出蔣公領導北伐、抗日以及剿共戰場上不屈不撓的堅強身影,如今物是人非,不知他倔強的英魂落於何處,可能九泉之下也不會忘記他光復大陸的宏願吧?

TaiwanFormosaTaiwanFormosa

我從嘉義包車去了巍峨的阿里山,只見高山環列,氣候涼爽,千年古樹參天,樹種繁多,輕風拂過,萬里林濤。不太湊巧的是兩次登山都遇到下雨天,雨中的阿里山儘管山道泥濘,卻別有一番風情。雨停間歇之際,也見馬蹄蓮盛開,蘭花爭艷,奼紫嫣紅,流光溢彩,自然天成。更兼百鳥棲息,鳥語花香,令人賞心悅目。尤其是阿里山的雲海,宛如仙境,讓人依依不捨,流連忘返。

TaiwanFormosaTaiwanFormosa

從阿里山乘坐小型巴士直驅風景秀麗的日月潭,這裡四面環山,碧水清澈,有「霧上桃源」之稱;詩云:「青山擁綠水,明潭抱綠珠」。清人曾作霖有詩讚其曰:「山中有水水中山,山自凌空水自閒。」日月潭馳名海內外,位居寶島諸多名勝之冠。此外,花蓮的太魯閣,壁立千仞;台南的媽祖廟,香火鼎盛;赤坎樓上揮筆賦詩,七星潭邊漫步高歌。承蒙台灣兄弟的盛情之約,我還有幸遊覽了平溪的十分瀑布和多雨多霧的空中之城九份,一杯香茶三個好友,在一個悠閒的下午聚集在阿妹茶樓,盡興暢談天南海北與前世今生的趣事,那是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

TaiwanFormosa

野百合飄香 台東金針山盡顯台灣之美

遊覽台灣的外地客人,如果沒有足夠的時間與合適的交通工具,往往容易忽略最美的風景地——台東。因為從台北即使是乘火車也需要大半天時間,如果包車前往則花費昂貴。在多次遊覽台灣之後,我終於有機會得到台灣兄弟的青睞,朋友親自驅車 700 公里從台北南下,一路飛馳在高雄轉向,經屏東到達台東。美味的萬巒豬腳讓人口留餘香,不在話下,單是台灣東海岸風景線的美麗就使我心魂顫動。東海岸是指從墾丁到花蓮的海岸線,這裡可以看到太平洋的顏色由近及遠越來越深,藍色的大海在天邊與天空交接,在面朝大海的懸崖山壁上,沿著東海岸駕車,慢慢欣賞大海景色,感受海闊天空的壯闊,真是一場妙不可言的視覺盛宴。

不只是寶島,更是「太陽照耀的肥沃之地」!

TaiwanFormosa

墾丁的海景之美早已名聲在外,但是對於外國的遊客來講,台東的金針山就鮮為人知了。美麗的金針山並不是只有金針花,這座仙山四季皆有不同的面貌,1 – 3 月是櫻花、杏花的開花季節,4 – 6 月則為繡球花、野百合的開放之時,7 – 10 月才是金針花的花季。金針花總在清晨綻放開花、黃昏枯萎凋零,因為花期只有一天,所以在歐美更有「一日美人」的雅稱,別名又叫「一日花」、「忘憂草」或「萱草」。

我們在四月底登上了金針山,此時正是野百合盛開的季節。一大片的野百合將整個山頭佈滿了夢幻的白色,我們似乎來到了童話般的世界,在雲霧繚繞的盤山路上舉目遠望,只能隱隱約約地看到一片片雪白的花海,那是塵世中少有的美景,莫名的喜悅讓人感到心花怒放。

金針山位於台東縣的太麻里鄉與金峰鄉交界之處,太麻里這個地名的由來眾說紛紜。清代文獻稱太麻里為「兆貓里」、「朝貓籬」、「大貓狸」和「太麻里」,日治時期才稱「太麻里」,也是東台灣原住民稱頌的「太陽照耀的肥沃之地」,並享有「日昇之鄉」的美名,自然也是觀賞日出的最佳之地。太麻里村落離大海非常近,因此,每年台灣本島的跨年第一道曙光,就是在太麻里迎接。如果說阿里山是雲的故鄉,則太麻里可稱曙光的故鄉。

金針山中有一處忘憂谷,與金針花的別名忘憂草遙相呼應。忘憂谷的金針花雖未盛開,卻可以使人想像到其花海的壯125觀。在霧氣裊裊飄的山谷中漫步,很自然地就有身臨仙境的感覺,如此美景當然也能讓煩憂一掃而空。因此,金針山的忘憂谷名副其實。我們一行四人在頂峰的摘星樓用嘹亮的小號高奏數曲,但見流雲飛舞,霧氣沸騰,紫氣祥雲環繞頂峰的摘星樓,那樣的情景以前只是在神話故事中閱讀過。

「萱草雖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亂葉中,一一芳心插」,這是北宋大文豪蘇東坡對金針花的讚語。《詩經》裡也說,「焉得諼草,言樹之背。」諼草就是萱草,諼是忘卻的意思。這句話的大意是:到哪裏弄一支萱草,種在北堂前,以忘卻憂愁呢?「北堂幽暗,可以種萱」,北堂是母親居住的地方,古人用萱草表達對母親的思念。聯想到蘇東坡詩詞中的「此心安處是吾鄉」,我內心頓時升起了將來如有機會一定要在金針山上長居一段日子的念頭。一趟台東之旅,不僅使我愛上了這裡的美食與海景,也愛上了金針山宛如仙境的自然風光。

在藍天白雲之間擁抱海風,在雲霧繚繞之中觀賞鮮花,在樸實無華的餐廳品嚐海味,在寂靜清新的自然環境裡與好友促膝長談,一杯咖啡一本書,一杯香茶一首曲,美好快樂的時光盡在台東渡過。

tagged in Taiwan, 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