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莫里斯·拉威爾(法語:Joseph-Maurice Ravel,1875年3月7日 -1937年12月28日), 是法國近代史上最傑出的印象派作曲家和鋼琴 家之一。生於法國南部靠近西班牙的山區小城西布勒,1937年在巴黎逝世時,已經是法國樂壇中與克勞德·德彪西齊名的印象樂派作曲家。根據SACEM的統計,拉威爾比其他法國作曲家擁有更多忠實的支持者,使他成為至今深受歡迎的法國作曲家。

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評價拉威爾是“精巧的瑞士鐘錶 匠”。

拉威爾的音樂以纖細、豐富的情感和尖銳著稱,同時也被認為是二十世紀的主要作曲家之一。他的鋼琴樂曲、室 內樂 以及管弦樂在音樂史上不容忽視。鋼琴曲諸如《Miroirs》和《夜之魔》是經典的作品;管弦樂例如《達夫尼與克羅埃》,還有替穆索斯基編曲的《展覽會之畫》出色的 展示 了他以音樂表現光影色彩的技巧。對於大眾而言,最熟悉的應是他的《波萊羅舞曲》(Bolero),又譯做《波露曲》、《波麗露》。

bolero2

《波萊羅舞曲》創作於1928年,是作者的最後一部舞曲作品,亦是他舞蹈音樂方面最優秀的一部作品,同時又是二十世紀法國交響音樂的一 部傑 作。該曲被公認為20世紀法國最有代表性的管弦樂作品之一。

“波萊羅”原為西班牙舞曲名,通常以四三拍子、稍快的速度、響板擊打節奏來配合。但拉威爾所作的這部舞 曲,只 是借用了“波萊羅”的標題,實際上是一首自由的舞曲,也是拉威爾為數不多的專為樂隊而寫的作品之一。

創作背景:

1928年, 西班牙芭蕾舞女演員伊達.魯賓斯坦約請拉威爾為她寫一篇舞蹈音樂。最初,拉威爾不願為此創作新的作品,但答應把西班牙作曲家阿爾貝 尼茲 的幾首鋼琴曲改編為管弦樂曲。後來拉威爾知道阿爾貝尼茲作品的配器權屬于費爾南德斯阿爾博斯,他已為舞蹈女演員阿根蒂娜把阿爾貝尼茲的作品改編為一首舞蹈組曲,於是拉威爾不得不創作新的管弦樂曲。他 心中 醞釀著一個配器構思,要把這個作品寫成一首樂隊練習曲。全曲是一個巨大的 “漸強”,在小鼓無休止的三拍子節奏背景上,由各種樂器演奏的兩個17小 節的旋律不斷反復。 在以壓倒一切的力量奏出尾聲以前,音樂突然滑進了E大調(旋律大調),造成了和單純的手法全不相稱的獨特效果。拉威爾這個別出心裁的曲子,就是著名的《波萊 羅舞 曲》。

bolero3

舞劇《波萊羅》1928年11月22日首演於巴黎。場景是在一家煙霧迷漫的西班牙旅館裡,魯賓什坦打扮成一個吉卜賽女郎,頭上插著梳子,圍著 圍 巾,站在檯子上跳舞,觀眾圍著她喝彩。跳得愈來愈紅火的舞蹈,引起了圍觀者的愈來愈狂熱的情緒。最後,他們把她抓起來,高高地舉到自己的 頭上。《波萊羅》在巴黎演出後,引起了許多舞蹈演員和舞劇編導的注目。愛爾蘭舞蹈演員多林把它作為自己的獨舞保留節目,連續演出許多 年; 俄國舞蹈演員利法爾演出的《波萊羅》,雖仍作為西班牙主題來處理,卻避而不跳傳統的西班牙舞。因為具有固定不變的旋律和節奏型的拉威爾此 曲,和真正的波萊羅已很少共同之處。其舞臺設計,佈景是白的拱廊和血紅的天空,利法爾化妝成一個鬥牛士,剛從鬥牛場上勝利歸來,以滑 稽的 姿態逗引著一位傾慕他的婦女。他的敵人出現在他的面前,奪走了這個婦女,鬥牛士大失所望,昏昏沉沉跌倒在地,受了重傷。歡度節日的人群繼 續他們的狂歡,好象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舞臺上漸漸擠滿了人,樂隊最後的“漸強”伴隨著鬥牛士的死去。《波萊羅舞曲》也從此被世人 所熟悉。

拉威爾本人宣稱此曲:“整個是樂隊織體而不是音樂的樂曲”。這首音樂1929年在紐約首演時,震驚了不少音樂界的人士,被美國報界形容為一個“爆炸”。而《波萊羅》在巴黎首演時,一 位女 觀眾尖叫,“瘋子!瘋子!”拉威爾聽說後笑道,她聽明白了。 現如今此曲已經成為交響音樂會的熱門選擇之一,同時也是配器大師拉威爾為後人在配器技法上留下的寶貴財富。儘管當時許多音樂家對拉威爾這 種新奇的作曲方法不以為然,但我們今天不得不承認:這是一首相當優秀的、激動人心的作品。這首樂曲現在早已是音樂會的熱門之一,不少 聽眾 聽它時都稱“好像有魔力一樣,一口氣從頭聽到了癲狂的結尾”。這首曲子也是拉威爾高超的配器法的典型例證。

《波萊羅舞曲》

《波萊羅舞曲》為C大調,3/4拍子。“波萊羅”節奏,十分中板(Tempo di Bolero, moderato assai)。 有如下特徵:

節奏:樂曲開始時,小鼓以最弱音敲擊和中提琴、大提琴的撥弦來表現”波萊羅”的節奏(小鼓自始至終打著相同的節奏)。

全曲在一個固定的節奏背景上,貫穿全曲始終。

這種節奏持續四小節之後,開始出現了第一主題,這個主題依次在長笛、單簧管等樂器上展開,音樂富有生氣, 給人 以明朗、安靜的感覺。樂曲的第二主題是第一主題的黯淡的答句,在第一主題重複兩次之後進入,這一部分也是由兩段組成,中間還使用了幾個變 化音。第一主題和第二主題穿插重複進行,沒有展開和變奏,只是不斷地更換樂器,音樂的力度也逐漸加強。全曲中,這種反復共進行了九 次。音 樂的結尾以轉調和樂隊的全奏達到高潮。

第一主題舒展明亮,具有濃鬱的西班牙風格

bolero4情節:在西班牙的一個小酒店裡,一個少女在翩翩起舞。開始時她只是緩緩跳動,舞姿優美而輕盈。隨著音樂的 逐漸 熱烈,舞蹈也越來越歡快奔放,迷住了在場的人們。他們開始隨著音樂打著節拍助興,並情不自禁地與少女一起歡舞,最後在狂歡的氣氛中結束。

拉威爾在該作品中採用了非常獨特的手法:全曲在一個固定的節奏背景上,由兩個主題及其不斷的交替反復組 成。節 奏充滿活力,貫穿全曲始終。

轉調; 前半部分配有和聲,除了獨奏就是齊奏 ,後半部分附有淡淡的和絃。而且自始至終只有漸強的變化。 樂曲開始由小鼓和中提琴、大提琴的撥弦來表現”波萊羅”的節奏(小鼓自始至終打著相同的節奏)。這種節奏持續四小節之後,從第五小節開始出現了第一主題,第一主 題舒 展明亮,具有濃鬱的西班牙風格,該主題先由長笛在低音區輕輕奏出;期間經單簧管反復之後,由大管奏出第二主題。第二主題被作者稱為具有西班牙——阿拉伯風格。

 

《波萊羅舞曲》是拉威爾最後的一部舞曲作品,是他舞蹈音樂方面的一部最優秀的作品,同時又是二十世紀法國交響樂的一部傑作。

 

第二主題被作者稱為具有西班牙——阿拉伯風格

兩個主題在調式色彩上形成鮮明的對照,連續反復了八次,整個音樂在進行過程中,旋律、節奏和速度始終保持 不 變。在第三次反復時,加入了平行的大三和弦,形成了平行聲部,仿佛兩個調甚至三個調同時存在,產生了多調式的色彩效果。在主題的不斷反復 中,力度從弱到強,不同樂器的應用和色彩不斷的變化,使得情緒越來越熱烈。臨近尾聲,旋律突然轉為E大調,又迅速轉回C 大調,在不協和的音響和強烈的節奏中,以變格的方式結束了全曲。

演奏樂器:令人驚奇不已的是,儘管這部作品主題單一,節奏統一,全無戲劇衝突和強烈對比,但卻從樂隊奏出 第一 個音符開始,就牢牢地把聽眾吸引著。音樂似乎有一股魔力,一股難以抗拒的魅力,使人們聚在它的周圍,和它一起呼吸、舞動,一起由簡至繁地 滋生、發展。作品在開始時先由小鼓擊出主導性的節奏音型,然後聲部逐漸加濃加厚:先是長笛與單簧管為一組;大管與小單簧管為一組;雙 簧管 與小號長笛為一組;中音與高音薩克斯管一組依次奏出。接著,法國號、鋼片琴、短笛、長笛和單簧管、雙簧管、英國管為一組;長號和短笛、長 笛、單簧管、雙簧管、英國管、薩克斯管為一組;短笛、長笛、雙簧管、英國管、小號、法國號和小提琴、單簧管、小號、薩克斯管、中提 琴、大 提琴為一組依次奏出;最後,以短笛、長笛、4支小號、薩克斯管、小提琴、長號等為一組,讓主題在這些樂器配置中彈跳遊走。而每個呈示和變化反復的篇幅 也漸 次擴展延伸,因此全曲就是一個大寫的<(漸強)。這首樂曲近似分節歌的結構,兩個主題旋律均各按原樣反復5次,只是在最後一次才有所變化,最後以6小節的尾聲結束全曲。

舞劇《波萊羅》在超越時空與國界的廣泛流傳中,舞蹈動作、表演形式、演員陣容以及舞美場景等等都呈現出多 樣化 的表演形式,以適應各自文化的審美需求。但不變的是,舞曲主題所表達的、人們對感情的渴望和對熾熱感情的訴求。這正是《波萊羅舞曲》藝術 生命力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