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許多醇酒鑑賞家來說,干邑(cognac)就是一個精神世界裡的東西;它是典型的精神世界裡的更高境界。這次,我們的旅程將帶您深深的進入醇美的干邑之鄉,並揭開被軒尼詩最嚴實保存著的創始人的釀酒窖。

談到干邑,你必須先知道它的由來,我們才能去談它的未來,因為它的走過的路,也在奠定著它將要走下去的未來。

軒尼詩的創立

1765年,來自愛爾蘭的李察·軒尼詩(Richard Hennessy)創立了世界上著名的干邑生產商軒尼詩;至今,已歷經了250年、及七代主釀酒師了。現在,軒尼詩也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干邑生產商。從軒尼詩的地窖裡儲存的一些由軒尼詩製酒大師們製作的最古老的生命之水(eau-de-vie),他們以最精準的方式尋找最好的酒精混合並創造出世界上最稀有的干邑。它花費了數代人不懈的追求及努力來達到精確的佳釀製作。

因此他們製作出了叫做天堂帝國(Paradis Impérial)的佳釀,它不僅慶賀著由第七代主釀酒師Yann Fillioux先生領導的佳釀製作承傳給第八代主釀酒師Renaud Fillioux先生的偉大時刻,同時意味著新一代的領導者,將再一次的延續這樣的傳承,並創造出更有創意的佳釀。繼續為保持傳統及生產世界上最好的干邑而努力。Renaud受過了15年的訓練來了解酒的生命並成為了第八代主釀酒師。一般最少需要10年的學習,才能成為主釀酒師。從嗅覺、味覺的訓練、到學習如何用字來表達那些品嚐後的感覺,並了解酒的生命-也就是干邑的定義。它是一個你需要用一生的心血來鑄就的事業,而它也已經完美的承傳了7代人、及250年的歲月。

我們的干邑之旅

當我們一到達巴黎,我們便被帶到Le Bristol Paris酒店,它是巴黎最豪華而且最美的酒店之一,風格簡約、傳統、卻非常的雅緻。然後我們便搭乘私人飛機來到干邑地區,並造訪了蒸餾廠。在那裡,軒尼詩製造了兩次蒸餾的干邑。干邑受到的是絕對的尊重、而它的生產也是絕對的嚴謹。一開始,我們完全被這一切震撼住了,然而,隨著我們的拜訪,軒尼詩的製酒理念,便漸漸的為我們揭開了它神秘的面紗。

我們很榮幸的拜訪了許多葡萄園中的一個,並且在園中品嚐了軒尼詩的干邑。那是你會因為你杯中那大自然的造化而五體投地的感激這裡的土壤,還有整個的葡萄藤、葡萄、及全部的生產過程並感覺到他們所掌握的精確度都是那麼的令人讚歎的時刻!

軒尼詩的制酒理念及生產過程是絕對的嚴謹,在園中品嚐了軒尼詩的干邑,是那麼令人讚嘆的時刻!

當然,最後,我們造訪了創始人的酒窖,對許多軒尼詩干邑的粉絲而言,這裡是充滿著神奇的地方,它的大門是永遠的深鎖,而這裡的黑暗也從來不曾照進白天的日光,這裡從未有過訪客或媒體,我們被世界獨家的邀請到了現場。我們被迎接到了它的大門,酒窖裡不能用閃光燈、不能拍照、或者點燈;當我們踏入酒窖,干邑那種濃郁的香氛便迎面撲來,低溫及濃郁的香氣,浸沁入了我的骨髓,我終於走到了干邑的最終之旅,並進入了250年前它所開始的心臟地區。那個感覺是無以言表的。裡面是黑暗無光的,只有Yann的聲音會帶來一絲亮光,他講述著製酒的過程,及干邑的精確製作要求;而我們只有深深的對此感到敬佩,並且完全的沉浸在一個深邃的歷史之中。

我們跟隨著亮光,來到了一個神秘的雕像面前,當然,仍舊是漆黑一片,很難看清雕像的模樣。突然,我聽到機器開始旋轉而發出的噪音,我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怕它會衝著我過來。我感覺到它似乎活起來了,並且開始移動。漸漸的,你看到了一個機器手臂在移動,手臂的末端有光,並試著探看及檢查它周圍的水晶塊,並用燈光照透著它們,再將其美麗的花紋投射在牆上、地上、及這個漆黑的空間,最後,它選擇了一塊水晶,並停下來了。這時,我們才知道,它是軒尼詩為了描繪其製酒之精確、與其生產的生命之水的美好而請人製作的藝術品。

軒尼詩干邑的生命之歌,它不僅僅是簡簡單單的飲酒的精神或是一個人所擁有的昂貴杯中之物,而是一曲生命之路!

最後,我們品嚐了軒尼詩的天堂帝國(Paradis Impérial),它的味道永遠的令人難忘,而我所體驗到的軒尼詩的釀酒精神與其所掌握的精確之美,都深深的震撼著我!當我在成文之時,所想到的,卻是軒尼詩干邑的生命之歌,它不僅僅是簡簡單單的飲酒的精神或是一個人所擁有的昂貴杯中物,而是一曲生命之路,一首干邑的生命之歌!

這一曲生命之歌已由250年的歲月及7代釀酒大師的智慧與努力,完美的醞釀成了!而當我問Renaud先生如何再使之更好時,他卻簡單的說,每一代的人都會使之更好,而那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繼續做下去的因由!

干邑的基本定義

必須在指定的地點中,由指定葡萄種類生產;

必須以銅製Charentais蒸餾器雙重蒸餾:蒸餾程序把白葡萄酒成份分解出來,讓酒體發熱,把其蒸發出來的凝結氣體—-也就是『餾出液』提取出來。這種餾出液只包含氣味還有酒精香,類似被提純的白葡萄酒。我們把蒸餾後的酒叫『生命之水』(eau-de-vie),它此時還是十分透明的液體。在法國,『生命之水』有不少銷售市場;

必須在法國橡木木桶中陳釀兩年以上,造就其色澤和味道:只有兩種木材可以用來製作這種桶,它們來自通賽(Tronçais)和利穆讚(Limousin)。

tagged in Art, Hennes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