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東寧·利奧波德·德沃夏克(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

《E小調第九交響曲》思鄉情懷濃烈,旋律優美動人,作品的誕生與傳播,故事傳奇有趣。

一部與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同樣著名的經典作品-《e小調第九交響曲》,又譯做《來自新世界》交響曲(From The New World)是捷克卓越的民族主義音樂家安東寧·利奧波德·德沃夏克(捷克語: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創作的著名作品。樂曲思鄉情懷濃烈,旋律優美動人,作品的誕生與傳播,故事傳奇有趣。這部作品中很多旋律都優美動聽,朗朗上口,其中第二樂章的主題被後人改編成各種器樂獨奏曲,甚至還填上懷念家鄉懷念故土歌詞,取名《念故鄉》(Going Home),至今在許多國家傳唱。

這是作者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也是十九世紀民族樂派交響曲的代表作,在整個音樂史上也是不容忽視的傑作。

安東寧·利奧波德·德沃夏克(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1841年9月8日-1904年5月1日)生於布拉格(當時屬於奧匈帝國,現屬於捷克)附近的內拉霍奇夫斯鎮伏爾塔瓦河旁的磨房內,卒於布拉格,是捷克民族樂派作曲家。追隨著民族主義者斯美塔那,德沃夏克經常在他的作品中使用摩拉維亞和他的故鄉波希米亞(當時屬於奧匈帝國,現屬捷克)的民謠音樂的風格。德沃夏克自己的風格經常被描述為“吸收了民歌的影響並找到有效的方式利用它們,用交響樂的傳統最完美的再現了一個民族的特色”。代表作有《e小調第九交響曲》、《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斯拉夫舞曲》、歌劇《露莎卡》等。其一生創作並公演具有標題的主要包括交響曲、歌劇、合唱曲、管弦樂及室內樂作品達七十餘部。他被認為“可能是他那個時代最多面手的作曲家”。

1891年,在德沃夏克50歲時美國紐約國家音樂學院的創始人薩爾伯夫人向德沃夏克發出邀請,誠懇地請他做這所新學校的院長,主持音樂學院工作,年薪15000美元——這筆年薪是德沃夏克原來年收入的25倍左右,可見薩爾伯夫人求賢若渴的態度。於是,德沃夏克接受了邀請,於1892年來到紐約。當時,美國工商業以及金融業已經得到了極大發展,紐約又是這個帝國的中心。車水馬龍的街道,徹夜通明的燈光,鱗次櫛比的金融機構,都在向初來美國的德沃夏克證明,這是一個繁華的欲望都市。而這一切與德沃夏克生活的布拉格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也正因為此,他的創作靈感被激發了。

到美國後三個月,德沃夏克開始著手創作一部新的交響曲,在此之前他已經有八部交響曲,但美國音樂界的朋友們熱切地希望德沃夏克寫一部能代表美國精神的作品。於是,在1893年5月,德沃夏克終於完成了《e小調第九交響曲》的總譜。

1893年12月15日,交響曲在紐約著名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獲得巨大成功。德沃夏克接受了薩爾伯夫人建議,加上了“From the New World(來自新世界)”的副標題。新聞媒體對演出的盛況作熱情的報導,並宣佈“屬於美國自己的交響曲”誕生了。

對於這部經典作品,有這麼一種說法:“也許沒有一個樂隊沒有演奏過它,也沒有一個指揮沒有指揮過它”。

有一件關於德沃夏克的創作軼事,說的是在出任紐約音樂學院院長踏上美國的土地後,每日都在觀察這新奇世界的德沃夏克,這天散步來到紐約的貧民區。忽然,一陣深沉的女中音歌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馬上循聲尋找這個聲源。見到一個黑人姑娘,坐在一所破舊的小屋前,一邊洗衣,一邊歌唱,德沃夏克問她:“這是什麼歌?” 黑人姑娘回答道:“這是黑人常唱的歌謠,是對家鄉的追憶。”德沃夏克對她的聲音倍加讚賞,建議她去考音樂學院,黑人姑娘難過地說:“學院不收黑人。”德沃夏克回去後的第二天就找到創辦人交涉,他說:“如果不收這個黑人學生,我就辭職。”院方不得不收下了這個出色的女中音。此后,德沃夏克創作的《e小調第九交響曲》中那優美的、最感人的第二樂章主題,就是來自這個黑人姑娘的歌謠對他的啟迪。

德沃夏克的《e小調第九交響曲》共分為四個樂章:        

第一樂章 序奏,慢板,e小調,4/8拍子。此序奏部分頗為宏大,其主題與相繼的主部快板部份有極其微妙的關係,擔負一種連貫全曲的特殊任務,甚至可稱之為全曲精神的中心旋律。樂章的引子部份由絃樂器、定音鼓和管樂器競相奏出強烈而熱情的節奏,暗喻了美國那種緊張、忙碌的快節奏生活 ;樂章的主部主題 貫穿了全曲的四個樂章,其特性與居住於匈牙利和波西米亞境內的馬劄兒民族固有的民俗音樂具有共通的性質。這一特殊主題靠著巧妙發展,轉達了不同於以往音樂世界的“新世界”的消息,具有強烈的震撼效果。 德沃夏克當時背井離鄉,鄉愁蘊積,故而引用了他少年時期耳熟能詳的民俗歌曲特質,以遣思鄉念國的情懷。樂章中另一段優美的旋律透露出濃濃的鄉愁,恰是作者這種心情的體現。

第二樂章 最緩板,降D大調,4/4拍子,複合三段體。 這一樂章是整部交響曲中最為有名的樂章,經常被用來單獨演奏,其濃烈的鄉愁之情,恰恰是德沃夏克本人身處他鄉時,對祖國無限眷戀之情的體現。整個樂隊的木管部分在低音區合奏出充滿哀傷氣氛的幾個和絃之後,由英國管獨奏出充滿奇異美感和神妙情趣的慢板主題,弦樂以簡單的和絃作為伴奏,這就是本樂章的第一主題,此部份被譽為所有交響曲中最為動人的慢板樂章。事實上,也正因為有了這段旋律,這首交響曲才博得全世界人民的由衷喜愛。這充滿無限鄉愁的美麗旋律,曾被後人填上歌詞,而改編成為一首名叫《念故鄉》的歌曲,並在美國廣泛流傳、家喻戶曉。本樂章的第二主題由長笛和雙簧管交替奏出,旋律優美絕倫,在忽高忽低的情緒中流露出了一種無言的淒涼,仍是作者思鄉之情的反映。本樂章的第三主題轉為明快而活潑的旋律,具有一些捷克民間舞蹈音樂的風格。

《e小調第九交響曲》第二樂章的第一主題旋律譜

第三樂章 諧謔曲,從“海華沙的婚宴”中的印第安舞蹈中得到啟發,舞蹈由快而慢地不停旋轉。音樂有兩個主題,第一主題輕快而活潑,帶有跳躍的情緒;第二主題清麗、明快,富有五聲音階特色;兩個主題彼此應和、模仿。樂章的中間部份主題悠長而婉轉,是典型的捷克民間音樂風格。

第四樂章 快板,奏鳴曲式。氣勢宏大而雄偉,這個總結性的樂章將前面樂章的主要主題一一再現,同時孕育出新的主題,彼此交織成一股感情的洪流,抒發了作者想像中和家人聚首時的歡樂情景。樂章的主部主題由圓號和小號共同奏出,威武而雄壯;副部主題則是柔美、抒情性旋律,由單簧管奏出。這一切經過發展之後,以輝煌的結尾結束了全曲。

tagged in Music, music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