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過去有不少電影,描述美國這個崇尚資本主義的社會從不吝於打開機會的大門,讓有天分、有本事、但沒有背景的年輕人得到創業和發展的機會。這個「美國夢」在過去不斷地告訴美國的年輕人:英雄不怕出身低,儘管沒有顯赫的家庭背景,年輕人只要有夢想,透過努力就有機會讓美夢成真。

在美國過去的兩百年歷史,「美國夢」也激勵著各國的年輕人移民到美國去尋夢。直到目前為止,世人的刻板印象仍將美國視為是一個階級流動性高的夢想之地。美國NBA球員林書豪的成功,更加強了這樣的印象──只要有天分加上努力,即使是亞洲人也可以在體能掛帥的美國職籃世界裡取得巨大的成功。

「美國夢」不再夢幻

不久前出版的一本書──查爾斯 • 默里(Charles Murray)的《Coming Apart》即呈現了許多這方面的統計數據。這些數據顯示(僅就白人而言)低技術勞工階層的薪資下降、離婚率增加、工作的穩定性降低且犯罪率增加。這種種原因使得他們的下一代難以取得好的教育機會及高薪的工作。

不但如此,經濟學家近年來的跨國研究結果,顯示了一個可能更讓人吃驚的發現──在西方國家當中,美國的父母所得與子女所得之間的關聯性特別高。換句話說,美國的世代階級的流動性特別低。這些發現顯然完全顛覆了一般人對於「美國夢」的想像。

「美國夢」為何消失?

發現美國夢消失的事實,驅使了許多研究者開始探討美國夢消失的原因。研究者們想解答的一個問題是:為甚麼美國從20世紀的上半葉進入到後半葉,社會階層的流動性會下降?

199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貝克(Gary Becker)在最近的一篇網路文章中指出, 研究者們對這個從1960年以來發生變化的原因並不完全清楚,但他個人認為「教育」與「技術」應該是非常重要的原因。與20世紀上半葉比起來,從1960年代以來,教育與技術對於個人所得的重要性愈來愈高,也就是「技術貼水」(skill premium)不斷地加大。專業知識與技術程度高的人與程度低的人比起來,其薪資不斷地拉大。而一直以來,教育程度高的父母,其子女的教育程度也會偏高,於是在技術的重要性不斷增加之後,就加大了階層的所得差異,也減少了世代間的階層流動性。

除了技術貼水之外,經濟學家也對薪資差異擴大化提出過其他的解釋,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全球化」。全球化的一個主要的面向是擴大了貿易的疆界,所以一項具有優勢的產品或服務,以前只能銷售到所在國家的國內市場,現在卻能銷售到廣大的國際市場。因此,創新與發明的回饋比以前大,同時也就擴大了贏家與輸家之間的距離。

tagged in Econo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