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ine Scheufele – Never Stop Creating 卡羅琳·舍費爾 – 標新立異 永無止境

by Pure luxury

 蕭邦(Chopard),奢華的代名詞。這個問世逾150年的品牌最早因爲卓越的腕錶製造聞名,在1963年被卡爾·舍費爾三世(Karl Scheufele III)收購。延續如今,蕭邦儼然也成爲了珠寶行業的佼佼者。 蕭邦締造的精美絕倫的珠寶是女士們夢寐以求的配飾和收藏品,其高端珠寶在各大國際電影節等場合將世界知名女星們襯托地越發光芒萬丈;品牌設計、製造的金棕櫚獎杯(Palme d’or),經歷數十年時間的洗禮,仍舊散發雋永之美。而蕭邦的奢華絕不僅僅止於表面,品牌對於環境、社會可持續發展的責任,亦被深深印刻在品牌的基因當中。而以上談及的革新,都離不開卡爾·舍費爾三世之女,蕭邦現任聯合總裁兼創意總監卡羅琳·舍費爾(Caroline Scheufele )永不枯竭的創作靈感,以及她發自内心的對於社會的責任感。鑽石、寶石通過她的設計好像被賦予生命,擁有無盡變幻的可能。這次就請隨我們一起,進入卡羅琳·舍費爾充滿勇氣和創意的世界。

至尊:在舍費爾家族這個鐘錶、珠寶世家成長是什麽樣的體驗?

舍費爾:美好的成長記憶數不勝數。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會在家族的工作坊玩耍,用畫筆畫出我腦海中構思的各種各樣的珠寶,或是奇異的擁有上百種色彩的腕錶。有時,我的母親允許我前往她的珍稀寶石部門做她的小助手,那就是我心目中的,這個世界上最吸引人的地方——我可以觸摸、感受那些奇異的寶石。也正因如此,在我年紀非常小的時候,我便已愛上了珠寶和珠寶設計。

至尊:和我們分享一些關於你設計的第一件珠寶作品——Happy Clown小丑吊墜的細節吧!

舍費爾:Happy Clown吊墜是我在青少年時期創作的,也是我珠寶設計生涯的開山之作——四肢可輕輕擺動的小丑腹部裝有鑽石和多彩寶石,隨著方位變動自由地起舞。當時我的父親悄悄地製作了這款吊墜,並將第一款成品贈送給我,那是一個美好的驚喜,也促使我走進設計的世界。對於Happy Clown這件作品我記憶猶新,且一如既往地珍視。Happy Clown而後也成爲了1985年問世的Happy Diamonds——蕭邦首個珠寶系列的創意基礎。在快樂小丑誕生之後,蕭邦珠寶世界還逐漸迎來了大象、瓢蟲、泰迪熊,以及Animal World系列的首件作品猴子項鏈等等成員。

 

至尊:蕭邦最初爲鐘錶製造商,品牌從八十年代起開拓珠寶產品並成立高端珠寶部門的初衷是什麽呢?

舍費爾:我個人建立了蕭邦珠寶和高級珠寶部門,在此之前,蕭邦是一個純粹的製錶品牌,對於如此革新和進步我感到非常自豪,也由衷感謝極富才華、充滿熱忱的蕭邦手工藝大師們。同時,我的兄弟卡爾-弗雷德里克(Karl-Friedrich)成立蕭邦製錶工坊,並首創L.U.C系列腕錶——現在蕭邦是全球僅存的家族製錶與珠寶品牌之一。事實上,我創立蕭邦珠寶部門並沒有什麽特定的理由,這更像是一個自然的過程,畢竟,熱情就是蕭邦的核心!高端珠寶是寶石的升華,而我個人總是對運用不同種類、大小和色彩的寶石製作特別的,或是獨一無二的珠寶抱有極大的興趣。身爲蕭邦聯合總裁兼創意總監,我希望自己可以不斷打破常規。因爲蕭邦現在仍是家族產業,所以我身爲創意總監便有了極大的自由發揮想象的空間。對我來説,珠寶設計唯一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通常我會根據寶石本身構思造型,而有的時候,我會從設計、繪圖開始,而在這種情況下,尋找與之完美契合的寶石就成爲了一個富有樂趣的挑戰。蕭邦珠寶的故事可以説是關於「手」的故事——得益於蕭邦工坊工藝大師精巧絕倫的技藝,我的靈感、繪圖得以成爲一件件可以觸摸到的珠寶作品,變得鮮活、靈動。 

至尊:作爲蕭邦創意總監,你從何處獲取靈感?

舍費爾:我能從許多不同的地方獲得啓發。以往我頻繁地旅行,造訪各個國家,旅途中的每一天都似乎是截然不同的,而我也得以結識擁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這樣的經歷,結合大自然和藝術,總能帶給我諸多的設計靈感。當然,貴重寶石、彩色寶石等本身也能給予我啓發。我從孩童時期便開始對寶石產生興趣,後來也一直孜孜不倦地尋找最美麗、珍貴、神秘的,並且吸引我的寶石。我願意花上大把時間去鑽研寶石以及構思設計,每一塊寶石獨特的屬性、背後的故事常常爲我帶來新的創意,然後化身成我隨身攜帶的繪本中的草圖。我能感受到寶石蘊含的能量,它們似乎有著能與我交流的能力!

至尊:你如何在保留蕭邦傳統和與時俱進之間找到平衡點?

舍費爾:我們堅信,蕭邦作爲世界僅存不多的家族製錶與珠寶品牌,能夠把目光聚焦在追求長遠目標,而無需妥協於投資方的短期盈利目的。誠然,革新、創意也是蕭邦的一直以來所强調的,但同時,傳統、傳承和手工工藝也是成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除了發自内心的熱情,我們在設計新系列的時候也一直銘記要將蕭邦工藝傳統滲入到每一個細節中去。

至尊:1998年起,蕭邦便與戛納國際電影節(Cannes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結下不解之緣,成爲了電影節的官方合作夥伴。對你來説蕭邦與電影產業建立橋梁有何重要性?

舍費爾:故事的開始要從1997年説起,那年我結識時任電影節主席皮埃爾·維奧特(Pierre Viot),我在他的辦公室仔細端詳那時的金棕櫚獎杯(Palme d’or)。維奧特提議讓我重新設計一座金棕櫚獎杯,這是多麽令人興奮的挑戰啊!於是後一年,蕭邦全新締造的金棕櫚獎杯在電影節閉幕式首次向世人展示,並沿用至今。蕭邦當然不僅僅是設計、製造金棕櫚獎杯,自2001年起,蕭邦最具潛質演員獎(Chopard Trophy)每年將世人的目光引向電影界蓄勢待發的明日之星。另外,從2007年開始,憑借日内瓦高級珠寶工坊中工匠對各項技術的完美把控,蕭邦高級珠寶特別系列每年得以呈現與電影節屆數相等數量的珠寶傑作。我個人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電影愛好者,因此與戛納電影節保持長期的合作關係正中我的下懷——那代表了珠寶、時尚、設計和電影等創意形式的完美結合。通過對電影產業的不懈支持,我想要告訴世人我們對於電影的愛。電影是造夢機器,它能激發人類更多的美好幻想和冒險精神。

至尊:你如何看待高端鐘錶珠寶產業和可持續發展的關係?

舍費爾:在近年來以及未來,對於蕭邦以及整個產業,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都是應該優先考慮的著重點。作爲一個家族產業,道德倫理、環境和社會責任一直是我們的核心價值,因此在2013年,我們展開了「可持續發展的奢侈品之路」(The Journey to Sustainable Luxury)這一項多年計劃,旨在貫徹負責任的采購,以及幫助供應鏈中在以往沒有獲得足夠關注的員工等等。蕭邦通過和責任採礦聯盟(The Alliance for Responsible Mining,簡稱ARM)建立合作關係,可直接協助一些小型採礦點獲得公平採礦認證,並為這些礦場員工組織培訓,及提供社會福利和環境支持。2013年,蕭邦推出完全采用符合道德倫理的金材質和負責任開採的寶石的Green Carpet高級珠寶系列,並在之後推出更多運用負責任開採原材料的腕錶、珠寶系列。2018年蕭邦開始在工坊中使用100%以符合倫理道德標準的方式生產的金材質,成爲首個達到這項標準的腕錶珠寶製造商,這對於蕭邦來説是一個值得紀念的里程碑!我個人也希望這個行業中會有更多的品牌能夠加入我們,將社會、環境道德準銘記,一同爲了「永續奢華」奮鬥。 俗話説「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貫徹可持續發展的種種策略,説服各方爲此做出改變並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我願意相信蕭邦「可持續發展的奢侈品之路」是一條正確的道路!

卡爾-弗雷德里克·舍費爾 (Karl-Friedrich Scheufele)與卡羅琳

 

至尊:疫情對於蕭邦的商業運營模式帶來了什麽樣的影響?

舍費爾:在這個席捲全球的危機之中,網上購物無疑獲得了極大的增長。蕭邦現在在美國、英國、法國、德國以及中國都設立了線上購物平臺。另外,我們也與京東(JD.com)、Farfetch、 Net-A-Porter等電商平臺開展合作。越來越多的人逐漸習慣與從可信賴的網站購買商品並在家收取心儀的貨品,我們非常樂於迎合這種新的消費習慣,也很榮幸能參與到電子商務這一國際潮流當中。另一方面,在疫情徹底得到控制之後,我相信有許多顧客會迫不及待前往高端精品店選購,真實地觸摸、感受一件商品的魅力,畢竟那樣面對面的全方位體驗是線上購物無可比擬的。

至尊:你在奢侈品行業擁有數十年的經歷,如今的你如何定義「奢華生活」?

舍費爾:愛、健康、時間,和喜歡的人一同度過的時光——這些都是奢侈。過去的那一年也讓我們之中的許多人意識到,珍惜當下,以及感激生命中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小的欣喜有多麽重要!

至尊:你相對女性領導者説些什麽鼓勵的話?

舍費爾:永遠堅信你的直覺,不要害怕發聲,創意方面嘗試不走尋常路,飽含勇氣和激情地領導他人!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