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Challenges 永無止境的挑戰

by Pure Luxury

從泰德·羅根(Ted Logan)那活潑的笑容,尼歐(Neo)沉思的眼神,約翰·維克(John Wick)冷酷的殺氣,再到曾聲演的《搶救基努貓(Keanu)》基努、《玩具總動員(Toy Story)》卡蹦公爵、《DC超級寵物軍團(DC League of Super-Pets)》蝙蝠俠,當我們試圖走近這些迥然不同的角色時,很難想像這些形形色色的面孔,最終重疊成同一張臉——基努·李維斯(Keanu Reeves)。

他是我們所崇拜的動作英雄,也是我們最喜愛且最具創造力的演員。他經歷過許多磨難,會流露傷感的情緒,但偶爾也展現出俏皮的一面。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始終保持著當初那份另類和天真。李維斯一向隨性而自由,他在多種戲路間靈活切換,游刃有餘;他難以捉摸,無可複製。我們熟悉李維斯飾演的眾多角色,但似乎忽略了他作為演員本身的魅力。

《疾速追殺4》劇照

進軍好萊塢之路

基努·李維斯的加拿大背景並未有廣為人知。實際上,他的青少年時期大部分時光都在加拿大度過。當15歲的李維斯第一次透過繼父,認識好萊塢四十年代的知名影星Claudette Colbert時,他們討論了即將上映的《星球大戰(Star Wars)》。當時大概沒有人能預想到,這個剛在一個猶太社區完成舞台劇首演的加拿大少年,將有一天在好萊塢的星光大道留名。80年代初,他在多倫多參演了許多廣告、短片和舞台劇。其後,李維斯搬到洛杉磯,正式開始他在好萊塢的演藝生涯。

「當加拿大演員在好萊塢相遇時,他們通常會互相幫助嗎?」這個問題讓李維斯笑了起來,他調侃道:「是會有這種事情的。加拿大演員之間形成了一個兄弟會,雖然不是正式的或有組織的。我們不像黑手黨那樣每個星期二聚會⋯⋯」他笑著補充道,「但是如果有人來自加拿大,我們總是十分歡迎。在加拿大演員之間,存有一種特殊的問候和兄弟情誼。」

《黑客帝國2:重裝上陣》劇照

被問及回到童年時成長的那條街道的感受時,李維斯沉思了好一陣子。儘管他現在住在洛杉磯,但多倫多仍然是他的故鄉。他細述曾經有13年的時間,經常凝視著Bloor街上的一棟建築。對他來說,這幾乎成了一種冥想。他抬頭望著街景,看著那棟建築,觀察著窗戶、牆壁和一切的構成元素⋯⋯這就是他長大的地方。

「在你離開多倫多之後,你覺得這座城市有了很大的變化嗎?」我接著問。「有一次我推薦了一家並不存在的中國餐館。」李維斯笑了起來。「Sai Woo去哪裡了?」他調皮地問道。「當你回去加拿大時,會否回憶起舊時光?」我續問。李維斯點頭表示:「當然會,絕對會。尤其是天氣,回去時總能喚起我在學校的回憶,我喜愛加拿大。」從這些話語中,他透露出對這片土地的眷戀。無論他在好萊塢多麼成功,他對於自己的成長地始終心存感激和熱愛。

李維斯來到好萊塢後,開始了他的職業演員生涯,逐漸嶄露頭角。80年代後期,他接連出演了幾部青少年題材的電影,包括青春喜劇片《阿比和阿弟的冒險(Bill & Ted’s Excellent Adventure)》,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進入90年代,李維斯開始嘗試飾演不同的角色。他在《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My Own Private Idaho)》中扮演一個墮落的富家少年,而在《吸血鬼:真愛不死(Bram Stoker’s Dracula)》中則飾演一名不幸被吸血鬼抓住的律師。然而,真正讓他一舉成名的,是在1994年出演的電影《捍衛戰警(Speed)》。這部電影讓他從一個寂寂無名的小演員,一躍成為家傳戶曉的大明星。

基努·李維斯1989年在《阿比和阿弟的冒險》戲中飾演泰德·羅根的造型

以格鬥動作敘事

「離開加拿大後,你在職業生涯中做過最大的賭博是什麼?最終是否獲得了回報?」我問道。李維斯略加思索,然後肯定地回答說:「你永遠不知道一部電影的結果如何,我認為《黑客帝國(The Matrix)》在當時可能非常瘋狂,在很多人看來是一部不知所云的電影。」人們經常把它和《疾速追殺(John Wick)》相提並論,李維斯表示,「早在1998年,我第一次見到《疾速追殺》的導演Chad Stahelski時,我們正在拍攝《黑客帝國》,從那時起我們建立了一個創作聯繫。我們出色的團隊塑造了一個傳奇般的角色,並在格鬥場面、動作設計和敘事方式上獲得讚譽。這些都只能透過電影來展現,我們努力不懈地推動電影在動作方面的發展,希望將它帶到更高層次。

《疾速追殺》今年3月推出了第四部,並預告計劃拍攝第五部。李維斯充滿激情地說:「Chad Stahelski是一個瘋狂的天才,他創造了各種驚人的動作場面、新角色和更豐富的世界觀,相信觀眾能看到更多令人興奮的內容。」李維斯曾說過會一直拍下去,直到他的腿不聽使喚。「拍完第四部後,如今你的腿感覺如何?」李維斯回答道:「《疾速追殺4》可能是我目前為止拍過最具挑戰的電影,它讓我盡可能地嘗試,不斷學習,不斷挑戰自己。」回顧李維斯的整個演藝生涯,縱使他涉獵廣泛,動作片和科幻片似乎有著絕對的分量。問及這兩種類型一直吸引著他的特別之處,他表示,科幻片和動作片都是他喜歡的類型之一,它們提供了很好的敘事機會,他很幸運能參與其中。​

《疾速追殺4》劇照

銀幕上形象多變

基努·李維斯一向是多變的。除了好萊塢的大製作外,從影近40年以來,李維斯也參演過一些低成本的獨立電影。問及他是否享受這種轉變,李維斯表示,電影製作的資源往往不會影響到故事的講述,以及他與導演和演員的關係。但是,基努·李維斯這個名字本身就是吸引力,於是我追問他:「你不覺得你的名字有助電影的成功嗎?」李維斯坦言:「如果把我的名字放在一部電影上,我總是希望它能在電影院中受歡迎。」他揶揄地笑道:「也許有時候一些演員的名字會讓製片人更放心,」他正了正神色續說:「但從演出名單來說,若有人告訴我Al Pacino正在拍一部電影,我也會更感興趣去看。」

基努·李維斯攜母出席2020年奧斯卡,場面溫馨感人

過去十年來,我看電影的樂趣之一,就是能夠不斷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在銀幕上遇見他。基努·李維斯除了是叱吒一方的動作巨星,也是反烏托邦幻想曲《劣質愛情(The Bad Batch)》中的「夢」、反羅曼蒂克喜劇《婚禮冤家(Destination Wedding)》中的弗蘭克、黛安·基頓(Diane Keaton)《愛你在心眼難開(Something’s Gotta Give)》中的曖昧對象,以及黃阿麗(Ali Wong)《可能還愛你(Always Be My Maybe)》的感情後備。過去的故事已落筆多時,我很期待他未來的故事會如何續寫。

基努·李維斯去年亮相北美盛事CinemaCon宣傳新戲

問到接下來李維斯是否計劃接拍浪漫喜劇,他表示,「我已有一段時間沒機會出演浪漫喜劇了,這實際上是我非常喜愛的類型。墜入愛河很有趣,有機會處理這樣的心路歷程,並將它演繹出來是很滿足的。不過,在挑選新角色時,劇本裡一定要有我期待的元素。」他續稱,希望能感受導演和編劇對故事的觸動,若還有一些有趣的部分,那就更吸引。

再次談起那次著名的邂逅,我問及這對他的成名之路而言有否特殊的意義。他說道:「生活中的一切都很重要。也許當我們回顧過去的事情時,我們會看到今天所做的事情的意義。我們需要學會如何為自己的夢想做好準備,即使有時候當你終於要實現夢想時,很多事情已經發生了變化。」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