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gcai Porcelain – The Colours of Life 廣彩: 迸發生命的光彩

by Pure Luxury

古往今來,在中國朝代頻繁更替的歷史長河中,中國陶瓷藝術的美學和製造技藝不斷地進行革新。中國陶瓷的精密技藝和悠久歷史在世界範圍內堪稱絕無僅有,它是中國文化當之無愧的代表之一。聞名中外的釉下彩之典範,青花瓷,是在白坯上以鈷顔料繪製圖案,后施釉、燒製。各朝代青花呈色各異,但它們大多給人溫潤素净之感。與青花瓷的清雅相反,廣州彩瓷構圖豐滿、顔色鮮明絢麗。這種相對鮮為人知的釉上彩瓷器裝飾技藝在其三百多年歷史中曾經歷輝煌和衰落,而得益於傳統手工匠人、文化企業,和越來越多關注傳統文化的年輕人的共同努力,廣州彩瓷得以在今天繼續綻放其光彩——那是一種迸發著堅韌生命力的獨特光彩。

廣彩金頂皮球紋茶具
譚廣煇  | 現代 | 手繪白瓷
通體白色的茶具上飾以皮球花,皮球花不是某種花卉的名稱,而是古人把各種花卉紋樣,統一變成圓形,創作成一個個色彩紋理的小皮球。作品的皮球花設計有疏有密,有疊有散,清新疏朗,構圖錯落有致。皮球花多見於近代廣彩瓷器設計,活潑而不失雅致。

廣州彩瓷,即廣彩,屬釉上彩技藝,即在已上釉的素白瓷胎手繪彩色圖案,再進行入窯燒製。廣彩使用彩料濃艷,圖案飽滿,且多以金彩點綴,其視覺效果仿佛是綉著色彩絢麗的萬縷金絲的錦緞,因此廣彩也被稱為「廣州織金彩瓷」。傳統廣彩圖案類型和内容十分豐富,多見古裝人物、花鳥魚蟲、龍鳳呈祥,亦有淳樸的、具地方性的紋樣,譬如白菜、鬥鷄……另一方面,廣彩瓷器在初期為滿足外銷需求,有不少作品添加了如洛可可風格紋樣的西式元素,可謂中西文化碰撞的絕佳範例。事實上,廣彩瓷器的出現和發展正是和廣州所處的地理位置、對外貿易有關。這項技藝正式誕生的三百餘年歷史中,中西方交流對其的生產和發展一直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廣彩菲茨休式樣茶具
清光緒 (1875–1908) | 手繪白瓷
廣彩瓷器具有「來樣訂制」的特性,產品大多外銷遠洋,此套茶器應為外國人飲咖啡、可可和茶的實用性器皿。茶具造型和中國傳統蓋杯並無太大異同,但配一大方壺沖泡紅茶 ,一小執壺為奶壺。對當時的歐洲人來說,使用中國瓷器飲茶、咖啡不僅是閑情逸致,更能表現自己身份的尊貴。此組瓷器展示當時西方社會生活面貌,反映了中西文化交融。器身以四組、六組或八組中國傳統花卉或者人物為主題紋飾,兼繪用以間隔的帶狀紋飾的瓷器,為「菲茨休樣式」。

廣彩製作技藝的正式形成大致可追溯至清初康熙年間,總體發展則是基於明代素三彩瓷,以及後來的清代五彩。橫跨了元、明、清三個朝代的海禁造成了中國當時對外貿易和外交的困難甚至是缺席,而誕生於斷斷續續的海禁期間的廣彩技藝,則像是沙漠中開出的花朵。康熙二十三年(1684) 海禁解除,清朝准許百姓對外貿易,廣州是重要進出口口岸,若干年後更設立了由官府特許經營的對外貿易洋行——十三行。由於來自西方社會的大量需求,中國瓷器成為十三行外銷的大宗商品。一説,在清代雍正年間(1722–1735),景德鎮瓷鄉人楊快和曹鈞以候補官員身份來到廣州,因遲遲不能上任,便決定從事他們所熟悉的瓷器上彩技藝。他們從景德鎮買來白瓷胎、繪瓷燒製出售,生意興隆,此後便在廣州開作坊授徒。由於在景德鎮定製成品瓷價格不菲,且須長途運輸,破損率高,故歐洲商人在雍正初年便逐漸停止從景德鎮定製瓷器,改為直接向廣州洋行訂貨。琺瑯顔料約於康熙晚期的1720年前後從歐洲傳入廣州,被歐洲商人要求使用在彩瓷上,由此衍生為廣彩獨特的顏料。廣州當地繪瓷藝師一邊向景德鎮瓷鄉人學習加彩技藝,同時受教於隨商舶來華的洋畫師,逐漸能做出中西合璧的精品。大量歐洲訂單湧來廣彩作坊後,把這源於康熙、盛於雍正和乾隆年間的製瓷工藝推向頂峰。

廣彩勾金藍地百菊碟一對
繼續廣彩 | 現代 | 手繪白瓷 | 直徑29.5 厘米
每片花瓣細說工匠對工藝的執著,繁花滿鋪,朵朵菊花色彩斑斕、形態靈動逼真,如煙火般在夜空綻放,扣人心弦。畫面生機盎然積極向上,節奏飽滿繁複而不凌亂,整體散發出復古大氣的氣質。

最初因外銷需求而生,廣彩在三百多年發展進程中逐漸建立起獨特的藝術語匯,它熱烈、華麗,繪圖繁複而有序。它是中國文化在對外傳播方面重要的一個載體,在十八、十九世紀的歐洲,廣彩更是貴族鍾愛的珍品。目前,大量廣彩作品被收藏於世界各地的美術館,例如英國倫敦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 Albert Museum,London)及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在2008年,廣彩瓷燒製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由於現當代社會工業化以及機械化的盛行,目前廣州僅有不足一百位廣彩工匠,香港儘剩下幾位。為了延續廣彩等即將失傳的傳統技藝和它們代表的匠心精神,文化企業家鄭志剛在2018年創立慈善機構K11 Craft & Guild Foundation(KCG),旨在建立非物質文化遺產生態圈,為社會創造共享價值。KCG致力於研究、教育大眾及與匠人合作復興傳統工藝,將其融入現代生活,通過使「文化」與「商機」共融,做到真正可持續的工藝保護及發展。

建立文化自信的第一步,便是要瞭解自己的歷史和文化,正因如此,我們更不該讓廣彩這樣的傳統工藝湮沒在日新月異的現代社會。它在三百多年歷史中曾在歐洲掀起收藏熱,亦有機會在不久後的將來被重回國際視野,成為一種真正的文化輸出。「能夠將我們傳統的中國工藝推向年青人、推向國際,將非物質文化遺產再度復興,這是我的願望」,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廣彩項目代表性國家級傳承人譚廣煇如是説。他是KCG 的尊屬合作夥伴,與基金會携手為活化中國傳統工藝作出努力。譚廣煇受邀創作廣彩《金輝玉潔》茶杯,其靈感來源於K11 MUSEA的建築設計意念,因而將其打造成為K11 MUSEA 專屬限量版廣彩作品,為歷史悠久的廣彩工藝注入現代化氣息。

廣彩《金輝玉潔》茶杯
譚廣煇 | 現代 | 手繪白瓷 | 許恩福作品
杯面的幾何圖形與 K11 MUSEA 大門設計「Moroccan Entrance」中的 MUSEA 圖案相呼應。MUSEA 圖案以精美迷人的中東幾何圖案為靈感,幾何圖形配以描金裝飾,是使用真金研磨粉狀配以牛膠描繪於瓷面上。此為廣彩經典的黃金使用技法,更顯作品金碧輝煌,與 K11 MUSEA 內部設計的主色調如出一轍。圖形內以廣彩顏料大綠填充,猶如 K11 MUSEA 建築上點綴的綠色植被,葱鬱並充滿生機。

非物質文化遺產廣彩項目代表性省級傳承人許恩福分享道:「廣彩在廣州屬於低谷階段,希望我們廣彩不會失傳,它能經歷幾百年都流傳下來,它存在有它一定的因素。我覺得美好的東西它不會失傳,一齊努力,就將廣彩發陽光大。和KCG合作,能令更多普羅大眾,特別是年輕人,提升對廣彩的認知,令他們懂得瓷器的價值。」廣彩《玫瑰滿花》碟子是許恩福專為基金會獨創的中西匯粹的廣彩設計,作品靈感來自流行於清朝雍正年間(1722–1735) 的釉上彩特色,並以西式型態的玫瑰為主角,形成「玫瑰滿花」的獨特色彩。

廣彩《玫瑰滿花》碟子
許恩福 | 現代 | 手繪白瓷
小花圖案包括「富貴花」牡丹,配以純潔高尚的馬蹄蓮、象徵才華洋溢的石竹花、代表婚姻幸福的牽牛花、花中君子菊花,烘托出玫瑰的尊貴美艷,寓「滿堂富貴」。許恩福選以「貼花紙」的方法製作——先將印有精巧綫條的圖案移印紙在水中浸濕後,敷貼到瓷器上留下印記,再在燒製後於瓷器上勾線,最後經過人手上色而成。

令人欣慰的是,在最近的確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對傳統工藝加以更多關注。為讓擁有三百多年歷史的廣彩工藝在當代的美學潮流中發光發熱,兩位九零後設計師及手藝人蔡思哲與何蔚菁聯手創辦獨立廣彩工作室——「繼續廣彩」,品牌注重廣彩傳統工藝的傳承,著力於提煉廣彩的視覺語言,尋找廣彩更多的可能性。2019年「繼續廣彩」受邀成為KCG的尊屬合作夥伴,展出一系列廣彩現代作品。主理人之一蔡思哲對我們說:「廣彩很吸引我的點是,它有很濃厚的手工味道,只要還未到最後的一步,你也不會知道最後出現的效果是怎樣,因為它需要通過火的燒製,才可以看到最後的成果,對我而言,是一種很奇妙的過程。」何蔚菁則分享道:「因為廣彩本來就一個非常繁複、堆金積玉的特點,我們認為這種繁複的特色在某程度上也需要一些留白的出氣口,所以我們正在加法和減法之間,不停地尋找一個平衡,並不是只將我們帶回數百年前的時空中,而是因應當下的時空,再去吸收前人和廣彩匠人的一些精神,然後我們再轉換成自己的東西。」

廣彩庭院宴樂圖潘趣碗
清嘉慶 (1796–1820) | 手繪白瓷
「潘趣碗」音譯自英文 Punch bowl,是十八至二十世紀歐洲人在中國高級訂製的大口徑碗,因被用來裝潘趣酒而得名。這類瓷器常出現在西方名畫裡,是歐洲貴族用來炫耀社會地位的中國瓷器,是廣彩一種典型器型。 此類碗口徑巨大、深腹,成型難度高,講求對胎體的完美厚薄控制。紋飾為人物、風景和花鳥,運用開光手法組合三者,富麗堂皇。器內壁主圖見一「壽」字,應為郭子儀祝壽圖。郭子儀為唐朝名將,平安史之亂、擊退吐蕃,官封汾陽郡王。郭子儀富貴且長壽,後代繁衍安泰。相傳郭子儀有七子八婿,每逢壽辰均攜子來賀,數十名孫子多得他無法分辨。清代工匠將此繪於瓷器上,以祈富貴長壽、子嗣興旺,亦稱「大富貴亦壽考」。

經歷百年的社會激蕩,擁有過高光時刻,也曾度過低潮,廣州彩瓷在二十一世紀,被賦予了新的色彩。生命也像是這樣,悲歡離合,起起落落,卻總是一個輪回。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