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ay and Tomorrow of Gemstones 淺談寶石 今日和未來

by Pure luxury

 

幾乎所有人都聽過「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最初的一句廣告語如今似乎就是一句亙古不變的真理。但是在今天,實驗室製造鑽石(Lab-grown Diamond)强勢打入寶石行業,并且引起越來越多行業人士、珠寶收藏夾以及消費者的關注。它的出現將對寶石產業有著什麽樣的影響?另一方面,在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注意到奢侈品品牌可持續性和道義標準的當代社會,寶石產業將會如何改變和發展?為了更好地瞭解寶石,我們特別聯絡了美國寶石研究院(Gemological Institute of America, 本文將使用GIA)——全球最權威的鑽石、有色寶石和珍珠非盈利研究機構,采訪研究院資深行業分析師羅素·肖爾(Russell Shor),且聽專業人士對於寶石行業發展的詳細見解。

現在眾多奢侈品消費者對可持續性發展和道義準則有越來越高的標準和關注度。傳統方式獲取的天然鑽石、有色寶石如何對社會和環境做出積極作用?
天然礦石,包括鑽石以及有色寶石,可以為其原產國、當地社區帶來非常正面的社會和經濟影響力。世界上很多礦石原產地地理位置較為偏僻,當地人維持生計的方式非常有限。開采天然礦石所帶來的收入對於當地人來説是非常必要的經濟來源,也能夠用於為當地社區建造基礎設施,若是當地對於這個產業有著完善的管理體系,那麽天然礦石帶來的經濟收入將會更有成效。GIA最近發佈的圖解書籍《挑選寶石原石:手工勞作礦工指南》(Selecting Gem Rough: A Guide for Artisanal Miners)也將會幫助小規模手工礦工更加了解他們發掘的寶石的品質和等級。一些結果也證明了簡單瞭解寶石品質的相關信息以及市場需求,手工礦工以及寶石原產地都將收穫相比過去更豐富的勞動回報。

博茨瓦納(Botswana)則是另一個寶石產業為原產地帶來積極作用的例子。鑽石是博茨瓦納的主要資源,當地政府規範、嚴苛的寶石開采規劃和管理體系,加上人才培養和技術研發,確保了當地民衆獲益于寶石資源收入,因此,博茨瓦納脫離了五十年前那樣貧困的狀態,如今搖身一變成為中產國家。

關於消費者方面,GIA在2019年開始提供的原產地鑒定證書服務使用科學評估方法來確認鑽石的地理原產地,將幫助關心寶石溯源的消費者們更好地瞭解天然寶石開采能夠給原產國帶來的有利社會、經濟影響,並讓消費者獲得購買寶石前需要的安心。

全球最大粉鑽礦場澳大利亞Argyle礦場將在今年關閉,這將對寶石產業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由于稀有程度和獨特而美丽的顏色,粉鑽被視為世界上最珍稀和昂貴的寶石之一。澳大利亚Argyle礦場出產全球約百分之九十的粉鑽,因此它的關閉將預示著粉鑽會變得更加稀少。但是實際上,在產量最高的情況下,Argyle礦場每年也只出產大約幾百克拉的粉鑽。

實驗室製造鑽石為何在近年來獲得越來越多關注?
寶石級別品質實驗室製造鑽石的商業產量越來越高,在市場上越來越常見了。本質上,它們與天然寶石具有基本相同的物理、化學和光學特性。類似GIA的專業寶石研究院能利用精密設備夠對兩者做出科學鑒別。在其來源完全被公佈的情況下,實驗室製造鑽石在寶石市場是合乎規範的。

天然鑽石和實驗室製造鑽石的主要區別有哪些?
早在幾百萬甚至是數十億年前,天然鑽石就形成於極端高溫高壓下的地殼深處。火山活動將它們帶至地表,藏在火山岩中,等待開采。實驗室製造鑽石則是在短時間內生產的合成鑽石,如今,有兩種主要方式制造實驗室制造鑽石。一是創造高壓、高溫環境來製造的高壓高溫(HPHT)鑽石,也就是模仿天然鑽石在地球深處的形成條件。化學蒸汽沉澱(CVD)法先將富含碳的氣體分解成碳和氫原子,然後使其沉積在鑽石晶種上,形成方形扁平的鑽石晶體。

兩者生成方式的不同使得GIA等寶石研究組織能夠鑒別兩者。大多數化學蒸汽沉澱(CVD)制造鑽石都需要額外經過例如加熱的處理方法,以便在制造過程完成後改善鑽石的顏色,許多高壓高溫(HPHT)製造鑽石則是通過輻射改變顏色。

作為非專業人士,我們有可能通過肉眼區分實驗室製造鑽石和天然鑽石嗎?
簡短來説,這是不可能的。就像之前提到的,這兩者有著近乎完全相同的物理、化學和光學特質,主要的區別在於形成過程。普通珠寶店或者當鋪的鑽石鑒定師很有可能無法區分天然鑽石和實驗室製造鑽石。為了幫助鑒定實驗室制造鑽石,GIA開發出GIA iD100這種可供珠寶銷售商購買的篩選設備。這款台式儀器結合了先進的光譜技術與GIA幾十年來的鑽石和寶石鑒定研究,可准確區分天然鑽石與實驗室製造(高溫高壓和化學蒸氣沉澱法)鑽石。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