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ist: David Downton 時尚藝術家:去蕪存菁更「玩」美

by Pure luxury

縱觀今日時裝界,在設計中加入藝術元素十分常見,而英倫時尚藝術大師大衛.唐頓(David Downton),則被認為是這種藝術跨界時尚的開山始祖,在業界有著不可動搖的地位。眼神犀利的他,寥寥數筆就勾勒出巨星與超模們的迷人身影。如跳探戈般,以筆墨的濃與淡為節拍,輕或重為舞步,譜出人物的輪廓和氣場。知名設計師邁克.高仕(Michael Kors)這麼評論他:「David簡單幾筆就能畫出一個人的風韻,這就是作為時尚藝術家的魅力之處。」前年更邀請唐頓合作,推出一系列時尚手袋。自九十年代起,唐頓已成為巴黎時裝高級訂製週上最受歡迎的人,Valentino更多次邀請他描繪模特試衣全過程。他不會在秀開始後畫畫,因為模特兒們停留的時間太短。待走秀結束之後,模特兒會再次來到唐頓面前展示。這位直到37歲才首度參與時裝秀的畫師,用最敏感柔和的筆觸,極簡流暢的線條營造出富饒蘊意的畫面,讓我們體驗到的是女性氣質最自由、最美麗的表達。他的插畫始終無法被時尚攝影取代,人性化的筆觸才能絲絲入扣地傳遞設計師的精神,以及女模完美表象之外的內在神髓和自信。

下筆如春風輕拂臉龐,看來那樣隨性又傳神的水彩傑作,讓唐頓成為名流心中的天才。而他本人卻謙虛表示,薄薄那一張成品不過是從厚厚一大疊的習作中,去蕪存菁、反覆推敲後再重畫的成果。他願將輕鬆的氛圍留給觀眾,苦工和汗水自行吸收,也認為速寫是一門無法精通的學問,本著無拘無束的想像力和無窮無盡的創造力,幾十年來從未停止學習。相較起攝影,多數人認為自己也有望成為攝影師,若擁有一個好團隊;但卻沒幾個人敢說自己可以畫出到位的肖像。因此,名媛巨星們紛紛笑說唐頓和其作是一種魔法,攝走了她們的魂!在接受我們的獨家專訪時唐頓說道,他相信畫中的幻想世界,享受與人群接觸的趣味性,抱著「玩樂」的心態,這份夢幻職業為他帶來源源不絕的創作熱情,數十年如一日。問起了最愛合作的繆思,他提及了全球最出名的女性們,包括設計師聖羅蘭一生的靈感女神Catherine Deneuve、超模Erin O’ Connor和Carmen Dell’ Orefice、影后Cate Blanchett、跨界名伶Anjelica Huston及Charlotte Rampling,還有世界首席脫衣舞娘Dita Von Teese⋯⋯這是一張列不完的清單!籌備為女神畫像時,總令他分外緊張。然而,一但動筆進入畫家模式,眼前天后的身分地位便化為雲煙,因為全身細胞都專注於捕捉她的氣質神韻——透過一個神秘的眼神、一抹魅惑的紅唇,或是玲瓏有致的曲線,筆與墨漸漸交織成充滿生機,極富個性的肖像。唐頓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用最少的線條,捉住她們的嬌媚與自身強大氣場。

若說林間翩翩起舞的蝴蝶,是作繭自縛後的美麗,那麼唐頓看來光鮮亮麗的生活其實經歷了十幾年默默無名、為了討生活辛勤接各種插畫案子的累積,而後戲劇性地爆紅崛起。因此他的創作風格是世故又溫柔的現實主義,充滿一股屬於當代人的懷舊情懷。唐頓同時也是倫敦老牌時尚酒店Claridge’s的駐館藝術家,作畫於電影《了不起的蓋茨比》中場景一般尊貴極緻的酒店,在那兒與無數時尚雜誌和巨星們合作並繪製肖像。我們可會在極盡奢華的時裝秀上,看到穿梭在一線女星和超模好友之間的他 ; 這位生於運動世家,喜好園藝,本性靦腆安靜,但在人前永遠穿著風度翩翩,看起來甚至有些傲氣不可接近的傳奇時尚藝術家,與我們分享他的時尚圈生存法則:「在時尚圈,外表意味著一切。穿上這些衣服後,我得換上另一種思維與談吐,扮演著時尚圈資深人士的角色。」對於人們常說高訂已死,或說時尚插畫已走到盡頭,然而這兩者從來都未完全退出過歷史舞台。時尚插畫只是找到了別條路走下去,舉凡生活用品、工業設計、家飾與奢侈品,它無所不在,甚至走進了畫廊。越來越多的男性選擇從事時尚插畫行業,也讓唐頓感到有趣。他充滿感激地表示,在滿六十歲的當下,非常享受半生努力耕耘得來的碩果。他也想與同在時尚及創意產業的讀者們說:「著眼於長線,忠於自我。我們可以被啟發,但抄襲就是抄襲,不要隨波逐流。勇敢找出自己的特色,才能無可取代。」精力旺盛的唐頓也與我們透露他明年將在倫敦畫廊舉辦的回顧展,陳列出過去二十五年創作的一百五十幅作品。更多精彩的作品也收錄在唐頓的新畫集《DD21 / ART EDITION 2》,而目前他正籌備下一本記錄片式的新書,繼續用畫筆承載時尚演繹史!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