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ess Artistic Possibilities of Chanel 未曾停歇的藝術之舞

by Pure luxury

香奈兒這三個字所蘊含的意義,在許多人心中已超越了單純的時尚。美學、情感和想像力「栖息」於品牌的高級訂製、珠寶鐘錶、華服配飾⋯⋯它彷彿是一場由嘉柏麗爾.香奈兒(Gabrielle Chanel)女士從上世紀初開始呈現的,并且永不落幕的華麗夢境。香奈兒在時尚方面的藝術造詣可以說是眾人皆知,但較鮮為人知的,是香奈兒與舞蹈這門動態藝術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舞蹈隱喻自由,是代表著美學的身體語言,亦象徵著嚴謹,它似乎完美契合了香奈兒女士所崇尚的價值觀。1913年,她與畢生摯愛亞瑟.卡柏(Arthur Boy Capel)觀看了一場芭蕾舞劇《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俄羅斯作曲家伊戈爾.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的代表作品。這部先鋒性的芭蕾舞劇在當時還較為保守的社會掀起了一番爭議,但卻給香奈兒女士帶來了春之覺醒一般的靈感。而她真正意義上與舞蹈界連結,則要歸功於若干年後其好友——眾多藝術家的靈感繆思,名媛米希亞.塞特(Misia Sert)的引薦。因為塞特,香奈兒女士結識了俄羅斯芭蕾舞團(Ballets Russes)的創始人謝爾蓋.狄亞基列夫(Sergei Diaghilev)。俄羅斯芭蕾舞團將音樂、舞蹈和視覺藝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詮釋經典芭蕾舞劇,也因此打動了眼光獨到的香奈兒女士。

在狄亞基列夫遇到經濟問題時,香奈兒女士秘密資助劇團的演出。她亦在1924年為芭蕾舞劇《藍色列車》(Le Train Bleu)設計演出服裝。正如狄亞基列夫創作的舞劇為古典舞蹈界注入新鮮血液,香奈兒女士也給當時的演出服裝設計帶來了一場「革命」。這位時尚先鋒曾說過:「永遠做減法,不要增加。沒有什麼比一個自由的身體更加美麗動人的了。」香奈兒女士設計的舞臺服裝極具現代感,并且賦予了舞者們自在舒展身體的絕對自由,這些兼具美學和舒適度的服裝即便是在當今社會,都顯得毫不違和。如今,包括倫敦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 Albert Museum)在內的知名展覽館都仍珍藏著香奈兒女士在上世紀為舞臺創造的華美服裝。

即使香奈兒女士已離我們遠去,香奈兒對藝術和美感的追求也絲毫沒有退卻,我們仍舊可以體會到舞蹈的靈動性穿梭在品牌的靈魂中。老佛爺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自八十年代初成為香奈兒首席設計師后,曾為多部芭蕾舞劇設計演出服裝。2009年,他代表品牌為芭蕾獨舞《天鵝之死》(The Dying Swan)的舞者Elena Glurjidze訂製舞裙,香奈兒高級手工坊——Maison Lemarié羽毛花飾工坊利用上百小時時間以及逾兩千五百根羽毛將此舞裙呈現於舞臺之上。

2018年,香奈兒成為國立巴黎歌劇團(Opéra de Paris)舞蹈季開幕盛典的贊助方。在近期的2019 / 2020舞蹈季開幕盛典,香奈兒現任藝術總監維吉妮.維婭(Virginie Viard)指導Maison Lemarié羽毛花飾工坊,為盛典上的芭蕾舞劇Variations中的女伶們創造出夢幻般的鑲立體花朵舞裙。薄如蟬翼的絲質烏干紗被手工裁剪成片片花瓣,並以不同顏色暈染,模擬真實花朵色彩。一圈圈的黑色細綫纏繞成逼真的枝椏,精巧珠飾和金銀絲綫穿梭手工製花朵、藤曼閒,呈現出美輪美奐的立體感。紫羅蘭、玫瑰、郁金香⋯⋯每一位舞者各自演繹一種花朵,在香奈兒的魔力之下化身「花仙子」。她們的每一次舉手投足、旋轉跳躍,都因為香奈兒巧奪天工的服裝設計而更為讓人動容。

相信香奈兒所帶來的這場藝術之舞,在未來仍將繼續。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