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AMI: 自然與設計的協奏曲

by Pure luxury

Escape to Tranquility

Odami,這個詞的本身其實沒有任何意義,但卻代表了很多。它是青年設計師夫婦 Aránzazu González Bernardo和Michael Norman Fohring協手創建的工作室,但他們並不想用自己的名字來命名它,覺得那樣不夠包容,所以將五個字母拼湊,讓Odami得以代表一個靈感、參與設計的每一位工作夥伴以及工作室帶來的每一件作品。

 

 

 

 

 

 

對Odami的第一印象,來自於工作室設計的多倫多餐廳Sara。一踏入這個座落於維多利亞式老建築中的新派融合餐廳,你便會瞬間感受到一份城市中難得的靜謐,把門外車水馬龍的King West區域的喧囂拋之腦後。Odami選擇將這棟維多利亞建築外部將近十層的塗料層層剝下,展露它最返璞歸真的樣子。而餐廳內低飽和度色彩的絲絨材質椅子和沙發、大量的曲線運用、原木與大理石結合的桌子⋯⋯創造出一個低調但充滿高級質感的空間,並且沒有任何多餘的、分散人注意力的裝飾。當談論到Sara餐廳的設計靈感,Fohring說道:「現代人的生活經常會超負荷,而我們的目的就是營造出一個能讓人的心平靜下來、暫時放下一切雜念的空間。」

 

 

某天Fohring和Bernardo在海灘散步,偶然看見淺粉色和淡藍色的鵝卵石,這是大自然的禮物,也成為了Odami設計Sara的配色靈感來源。餐廳內隨處可見的弧線運用讓人很自然地聯想到西班牙建築大師安東尼·高迪,他認為「直線屬於人類,曲線屬於上帝」,所以設計中幾乎不用直線,以此致敬自然。Sara餐廳內隨處可見的弧線,則是象徵著滔滔的海浪。當我坐下,才發現看似簡單的白色大理石桌面實則暗藏玄機:打開桌子中央的嵌入式蓋子,你便會發現一個儲藏手機的空間,彷彿在對你說:「放下手機和塵世的紛擾,純粹地享受美食、美酒和美好時光吧。」懂得適時和世界「失聯」,的確是現代人應該學習的一堂課。

 

 

Odami的開端,還要從一段跨國情緣說起。西班牙女孩Bernardo和來自加拿大的Fohring在奧地利格拉茲(Graz)學習建築、實習,相遇相知。之後Bernardo乾脆跟隨Fohring來到了加拿大,兩人在2017年建立Odami設計工作室。一開始我們以為兩人能成為工作和生活伴侶,一定是在任何決定上都十分有默契。「事實完全不是這樣!」Bernardo笑著回應,「我們幾乎從來沒有一次想法一致的。我在歐洲生活的時間畢竟長,設計理念可能比較保守和傳統,而他的想法就比較天馬行空。我們兩個人都很固執,所以都不會放棄自己的想法。但是好在我們在共同討論之後都能獲得一個全新的、比雙方最早的想法更好的靈感。」 時下很多人追求的流行(Trendy)設計,是 Odami盡量嘗試避免的,Fohring對我們說:「所謂時髦的設計即使現在很受歡迎,但其實可能幾年之內就會過時了。我們更想做的是不受時間限制的、更私人化的設計。」就像西班牙的建築在每個地方都顯得別具匠心,幾乎無法用某一種風格去概括,Odami也認為個性是設計中不可缺少的元素,「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為什麼設計要那麼相似?為什麼公寓都要長得一樣?」於是,當Odami 設計民用住房的時候,連屋主的生活習慣都要考慮進去:是否喜歡下廚?在起居室待的時間多嗎?

 

 

 

 

 

 

 

 

 

 

 

 

 

 

 

 

 

誠然,Odami的設計是簡單的,但不至於給人一種太過清冷的感覺。相反的,他們設計的空間和物品大多給人帶來一種舒適而放鬆的心情。而賦予設計此般魔力的秘密,就是Odami 能夠和諧地將最基本的組成結構融合極富質感的材料。光線,尤其是自然光,也被Odami當作舉足輕重的一種材料對待。「很多人覺得越亮越好,但你需要利用光線給不同的空間帶來不同的氛圍。泡澡的時候就要有泡澡的心情,做飯的時候要有做飯的心情⋯⋯」比如Odami近期正在翻新的一棟多倫多韓國城的住宅內,在原本空間狹小的浴室裡利用帶有雕塑感立體弧度的瓷磚,更好地調節光影,視覺上的空間就會顯得開闊不少。配合明快而不俗氣的橘粉色,讓日常的梳洗都變成了一種賞心悅目的享受。 設計,對於Odami來說是同時具有實際意義和藝術價值的存在。但它並不需要有多繁複華美,簡簡單單、貼近自然,也能通過那些極致細節,為每一天的生活帶來一點不同。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