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即是藝術

by Pure luxury
0 comment

HENNESSY

L’art de Vivre 

這是《至尊》與軒尼詩百樂廷皇禧(Hennessy Paradis Imperial)的第二次「約會」了。大約兩年前,我們應邀前往軒尼詩的故鄉——法國干邑地區,揭開了軒尼詩創始人酒窖的神秘面紗。而今年,我們來到了上海,成為全球首批見證以色列藝術家 Arik Levy 為軒尼詩設計的全新水晶酒樽與路易威登軒尼詩百樂廷皇禧旅行箱(Hennessy Paradis Imperial Trunk)揭曉的媒體,在「東方巴黎」探索軒尼詩所代表的傳承與革新。


左上圖:霧中的上海
左下圖:養雲安縵
右圖:養雲安縵

 

軒尼詩與上海的淵源可以追溯到1859年,當第一艘裝著軒尼詩干邑的輪船停靠在上海港口,那也諭示著軒尼詩正式進入中國市場。後來在1928年,當軒尼詩繼承人來上海參觀裝瓶工廠時,不禁被這座東方城市折服:這裡的商業機遇媲美紐約、生活方式小資如巴黎。這座被新藝術、裝飾藝術風格建築妝點的城市是先鋒藝術最好的「展示廳」,也是融合世界文化的歌舞昇平的大都會。如今的上海,既保留了充滿年代感的歷史建築,又不乏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過去與未來在這裡交匯;傳統與革新在這裡結合;東方與西方文化在這裡相遇⋯⋯這些與軒尼詩倡導的價值觀不謀而合,也許沒有幾個城市能比上海更適合做為本次軒尼詩全球發佈會地點了。

和軒尼詩度過的幾天,是滿足眼睛、味蕾與心靈的難忘旅程。一抵達上海,我們就被接往養雲安縵酒店:一座被鬱鬱蔥蔥的樹木環繞的世外桃源。來自江西撫州的十餘棟明代、清代民居和上萬棵古老香樟被小心遷移至此,得以逃過因當地修建水庫而被淹沒的厄運。古宅院落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彷彿訴說著歷史。而另一邊的現代宅邸,則運用乾淨俐落的線條結合格紋木窗,光與影在此交錯,營造出畫一般的起居環境。一開始我們還在好奇為何軒尼詩選擇這個較為偏遠的酒店,但養雲安縵新舊完美結合的空間讓答案不言而喻,也不得不讓我們讚嘆軒尼詩的用心。

來到上海的第二天,我們跟隨專業向導——來自法國的「中國通」——穿過了法租界的大街小巷,又乘坐私人遊艇遊黃浦江,飽覽外灘百年建築和陸家嘴鱗次櫛比的高樓。在軒尼詩正式進入中國市場的幾年前,上海法租界建立了。這個存在了近百年的區域見證了上海的繁榮昌盛,也目睹過上海的沒落屈辱。無論在哪個國家,起起落落都是歷史的一部份,而想要瞭解今天的上海,法租界就是一個不能錯過的學習對象。而黃浦江兩岸的建築,也同樣詮釋了上海的變遷與近幾年的高速發展。

我們還在位於法租界心臟地帶的 Blanche 餐廳享用主廚 Jérôme Tauvron 帶來的結合法式與亞洲元素的精美料理。座落在熱鬧的武康路邊上的 Blanche 給人一種大隱於市之感,無論外面有多喧囂,進入了餐廳便會感受到靜謐。磚紅色的外部牆體結合室內基調為白色的極簡裝潢,讓歷史感和現代感共存;陽光房內則使用上海風格木窗和水晶吊燈,好一番海派腔調與歐式浪漫的完美融合。北海道煎帶子搭配分子料理中常見的馬鈴薯泡沫、珍稀松茸佐黑松露⋯⋯我們的味蕾也得以體會上海的多元文化。

夜幕降臨,我們也即將在養雲安縵迎來本次旅程的重頭戲,那便是軒尼詩全新水晶酒樽以及路易威登所製百樂廷皇禧旅行箱的揭幕。這個令人難忘的夜晚由日本女平衡大師志田美代子(Miyoko Shida Rigolo)表演的「一根羽毛的重量」開啟,那是她對於著名舞蹈 Sanddorn Balance 的獨特演繹。伴隨著禪意的背景音樂,志田將一根羽毛輕放在她手持的樹枝上,隨後,又將一根又一根樹枝疊加起來。我們緊張得甚至要屏住呼吸,看著志田用樹枝搭建起一個「宏大藝術品」,而頂端的羽毛幾乎紋絲不動。當羽毛被抽離的一瞬間,樹枝搭建的「骨架」驟然坍塌。這場視覺盛宴詮釋了精準與細節對於藝術來說是多麼重要。


左上圖:法租界心臟地帶的 Blanche 餐廳
右上圖:Blanche 餐廳陽光房
右下圖:發佈會晚宴現場

 

我們翹首以待的時刻終於到來了。當幕布被拉開,被裝在路易威登特製旅行箱中的軒尼詩百樂廷皇禧便呈現在我們面前,琥珀色的干邑和精心雕琢的水晶酒樽在燈光下折射出炫目的光彩。那一刻,皇禧就彷彿是沉睡已久的「睡美人」終將睜開了雙眼,足以驚艷在場的所有人。「睡美人」的「城堡」,也就是路易威登專為軒尼詩設計的旅行箱,擁有「箱中箱」的特偵,可裝載四瓶百樂廷皇禧以及各式品干邑所需配件,最多供18人在旅行中享用頂級佳釀。這款限量版旅行箱又一次體現了軒尼詩品牌所推崇的頂級工藝、探索精神與不俗品味。

晚宴的主會場被落地窗包圍著,窗外,月光以及和皇禧同樣呈現琥珀色的燈光在湖面上搖曳;長長的餐桌被鬱金香、馬蹄蓮、蝴蝶蘭等等新鮮的花朵裝點,彷彿讓人置身在一座春天的花園。在軒尼詩第八代調配總藝師(Master Blender)Renaud Fillioux de Gironde 的帶領下,我們親自將軒尼詩百樂廷皇禧倒入鬱金香形的水晶高腳杯中,以最純粹的方式去品嚐這一款干邑。類似茉莉、橙花的清新花香中和了干邑本身略帶辛辣的味道,兩種截然不同口感在嘴裡交織,帶來的微妙香氣在脣齒間縈繞許久也不會散去。坐在我對面的、為這款皇禧設計酒樽的藝術家 Arik Levy 這樣描述皇禧通過味蕾的感受:「就好像是初吻,美妙地讓人不自覺地閉上了眼睛。」我們口中含的是珍貴干邑,眼前是諭示皇禧香調的鮮花以及和杯中酒相得益彰的琥珀色燈光,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官體驗,讓人只願時光在此停留。


上中圖:軒尼詩第八代調配總藝師 Renaud Fillioux de Gironde
左下圖:軒尼詩全新酒樽設計師 Arik Levy

通過二次蒸餾而獲得的清澈透明的酒液被稱為「生命之水(Eaux-de-vie)」,它們經陳釀後成為干邑,亦是軒尼詩的靈魂。軒尼詩百樂廷皇禧生命之水的嚴苛選擇不只是一門科學,更是一門藝術。「我們不僅僅是要創造『未來之水』,也要保證軒尼詩250多年堅持的嚴選傳統不被丟棄,維持干邑絕佳的口感。就像剛才的『一根羽毛的重量』表演,任何一個小細節都可能影響皇禧的平衡點」,這是 Renaud Fillioux de Gironde 所理解的做為軒尼詩調配總藝師所面對的最大挑戰,也詮釋了軒尼詩一直以來所推崇的延續傳統、擁抱革新。在每一千種生命之水中,平均只有十種可以被調配總藝師選用為皇禧干邑的調配。釀造每一款皇禧的背後不僅僅包含軒尼詩八代調配總藝師傳承下來的甄選辨別能力,也蘊含著等待生命之水達到「優雅之巔(Point of Elegance)」狀態所需要的時間和耐心。當生命之水達到精準、優雅和細膩的頂峰,才能被用以調配軒尼詩百樂廷皇禧,那是一種可遇不可求的神聖時刻。

對於軒尼詩來說,百樂廷皇禧就是結合精準與細節力量的珍寶,而這樣珍稀的寶物,自然要有能夠與它相輔相成的容器來搭配。嘉賓們互相輕碰裝有琥珀色干邑的鬱金香型酒杯,水晶高腳杯發出了清脆的聲響,令人無比愉悅。這樣動聽的聲音,也必將成為我們本次軒尼詩之旅記憶的一部分。藝術家 Arik Levy 這樣解釋他為軒尼詩創造的獨特容器的靈感:「除了科技、匠心,我還在設計中加入了情感,因為情感就是美好記憶的紐帶。」這位來自以色列特拉維夫的設計師相信世界的中心是人,而不是物件,所以他的每一個設計都好像在和人們講述一個故事。正如他為軒尼詩百樂廷皇禧設計的水晶酒樽,同時擁有柔美的曲線和剛性的稜角,而瓶塞型如王冠,我們從這樣的設計中「讀」懂的,是軒尼詩注重細節的感性、渴求突破的大膽,以及百樂廷皇禧在干邑中的王者地位。


從左至右:藝術家 Arik Levy,軒尼詩現任 CEO Bernard Peillon,調配總藝師 Renaud Fillioux de Gironde

 

擁有250餘年歷史的軒尼詩是全世界最大的干邑製造商,究竟是什麼讓這個品牌屹立超過兩個世紀?現任CEO培龍(Bernard Peillon)用變色龍來比喻軒尼詩,「我們會變換『保護色』來融入不同的環境,但無論外觀再怎麼變化,我們也會牢記於心自己的本質。」對於培龍來說,成功的秘訣就是適應不同文化、國家,創造各式各樣享受軒尼詩的方式,比如將混合軒尼詩和綠茶的雞尾酒介紹給亞洲國家,而不是告訴當地人:「這才是品鑑軒尼詩的唯一正確方式。」同時,又一直將軒尼詩對完美細節的極致追求、匠心的傳承銘記在心。

我們很好奇培龍所認為的奢華生活的意義是什麼,他告訴我們:「奢華生活的本質其實就是從極簡中尋求終極的精緻。」其實這正是我們在本次軒尼詩上海之旅中最深刻的感受。口感純粹的軒尼詩百樂廷皇禧、線條簡約的水晶酒樽和路易威登軒尼詩旅行箱⋯⋯沒有一絲的多餘,細節的力量卻足以讓人為之傾倒。如果說奢華生活也是一門藝術,那麼軒尼詩,就是上百年來都將能精準與細節發揚到極致的「藝術家」。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