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of Pelham – Drink, Be Merry 酒酣心自開

by Pure luxury

一個閒暇的午後,我們驅車前往尼亞加拉半島(The Niagara Peninsula),準備進行一場遠離塵囂的品酒之旅。那天溫度正好,湛藍的天上萬里無雲,當車沿著安大略湖行駛,透過窗戶可以看見被陽光照射的安大略湖異常美麗,有時甚至讓人難以分辨天色與湖水。而當車窗外的湖光被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葡萄園替代,我們便知道自己即將到達本次品酒之旅的目的地——亨利佩勒姆家族酒莊(Henry of Pelham)。

位於北緯43度的尼亞加拉半島擁有得天獨厚的位置和氣候,這裡日夜溫差較大,而在種植季節日照充足。它豐饒的土壤非常適合各個品種葡萄的種植,尤其是典型的涼爽氣候葡萄品種雷司令(Riesling)、黑皮諾(Pinot Noir)和霞多麗(Chardonnay)。地處尼亞加拉半島的城市聖凱瑟琳(St. Catharines)雖然並沒有被太多遊客所知,但實際上它被認為是尼亞加拉半島葡萄酒產區的心臟,而亨利佩勒姆家族酒莊正座落於此。

亨利佩勒姆家族酒莊是名副其實的家族產業,它結合了六代人的心血,如今由Speck家族三兄弟——小保羅(Paul Jr.)、馬修(Matthew)和丹尼爾(Daniel)掌管,而它的開端實際上可以追溯到十八世紀末期。1794年,Speck家族祖上的尼古拉斯·史密斯(Nicholas Smith)因為在美國革命期間的表現被贈予酒莊如今所在的土地。史密斯最年幼的子嗣亨利(Henry)認定這是一塊充滿機遇的土地,於是後來他於1842年在此建造了酒館和旅店,並開玩笑似地在申請酒類營業執照時署名Henry of Pelham,幽默地致敬英國曾任首相亨利.佩勒姆。可能連亨利本人都不曾想到,這個起初只是玩笑的名字,竟然被延續到了一百多年後的今天。

亨利種植的葡萄園在當時被認為是加拿大領先的存在,但是當他的後代——Speck家族的大保羅(Paul Sr.)接手掌管酒莊,他居然在1984年帶著其子小保羅、馬修和丹尼爾把原本土地上的尼亞加拉葡萄全部剷除,繼而替換成雷司令和霞多麗葡萄品種。Speck家族好幾個夏天都在種植新品葡萄中度過,人們覺得這是近乎瘋狂的舉動。可是當1988年亨利佩勒姆家族酒莊帶來第一瓶自產佳釀,一切不被理解的舉動都獲得了證明。它是加拿大酒商質量聯盟(Vintners Quality Alliance,簡稱VQA)創始成員之一,也成為了年產七萬五千箱葡萄酒的大型酒莊。 亨利佩勒姆家族酒莊的土壤大多是黏土土壤,這意味著在此生長的葡萄藤並不是「快樂」的,但其實這是一件好事。葡萄藤樂於接受這樣的「挑戰」,在如此環境反而可以生產出更豐盛的果實,方便酒莊釀造美酒。當你漫步在亨利佩勒姆家族酒莊,你會發現空氣裡好像都漂浮著一絲甜甜的味道。我們的品酒之旅由一款以種植在酒莊不同方位的霞多麗葡萄釀造的白葡萄酒開啟。由於日照的不同,位於不同山丘上生長的霞多麗葡萄都會帶有不同的口感。我們站在葡萄園的正中享受這款佳釀。陽光下的霞多麗葡萄酒擁有美麗淡雅的色澤,細細品味,便真的會感受到不同方位生長的葡萄所賦予這款佳釀的豐富口感:酒體脆爽,混合了柑橘類水果的清新又帶有些許的蜜桃和蘋果香味。

 

 

由葡萄園至地下酒窖再到被藝術作品裝點的品酒空間,其實對於筆者而言,瞭解以酒莊先祖亨利.史密斯之妻凱瑟琳(Catharine)命名的起泡酒Cuvée Catharine的製作,是這趟佳釀之行最有意思的地方。當我們步入地下酒窖——加拿大最大仍在使用中的地下酒窖之一,看到了許多以奇特角度擺放的酒瓶。細細觀察,會發現酒液中有些許沈澱物——分解的酵母組成的精製酒渣(Lees)。亨利佩勒姆家族酒莊堅持以傳統香檳製造方式釀造起泡酒,也就是說,生產氣泡的二次發酵會在單獨的瓶中進行。基酒中的酵母攝取糖份生成二氧化碳,這便是起泡酒中氣泡的由來。完成工作了的酵母自我分解成為酒渣,最終由釀酒師以專業手法去除。這種方式釀造的起泡酒每一瓶都被賦予了獨特的風味。酒中氣泡異常細膩,它們溫柔地挑逗著味蕾。整體口感絲滑而柔和,隱約竟能品出一絲麵包的香甜。看著氣泡從杯中升起,人的心情彷彿也隨之明朗了起來。

偶爾逃離到這遠離城市喧囂的酒莊,放下任何雜念,只是細細品味這些精心釀製的美酒,好像突然就明白了李白寫下「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時的心情——我願沈醉這趣味之中,無須與醒著的人言傳!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