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hew McConaughey – Catching Greenlights 馬修.麥康納 綠燈哲學

by Pure luxury

身兼演員、製作人、大學教授、慈善公益家,如今因出版自傳《綠燈》(Greenlights)新增暢銷作者一頭銜的馬修·麥康納(Matthew McConaughey),並非好萊塢中首位擁有多重身份的演員,然而卻是極為獨特的一位。在俊美出眾的外貌下,理應能專攻特定劇種且如魚得水的他,卻能不被華美的皮囊綁架,毅然決然捨棄片酬優厚、角色無需過多琢磨的愛情喜劇,轉而投入一次次更細膩、更具挑戰性、更「不計形象」的演出機會,並於其後投身公益及教育事業,多元發展,善盡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名人影響力。他的獨特,是在切換人生角色時那種泰然自若、彷彿不費任何苦力的從容,是無論如何總能緊抓媒體視線的浪人氣質,也是一種,正因為非常了解自己而得以充分掌握的得天獨厚的魅力。

「財富和名聲讓我接觸到許多機會,同時也給我途徑去認清長遠來看無法撤回的事情。我之所以能夠對各種選擇保有敏銳的判斷力,是因為我非常清楚自己成名前是什麼樣子的。就像知道無論如何,家庭永遠是最重要的。即使我曾經8年沒跟母親說話,但那段時間我對她的愛從未減少過。財富和名聲並非人生排序的首位,而是在相對後面的位置。」藏匿在麥康納浪子般不羈外貌的背後,是一顆真摯熱切的心。

提及他挑選角色的分水嶺,總有這麼一說——「麥康納復興」(McConaissance),這個由麥康納姓氏 McConaughey結合文藝復興The Renaissance 一字所生的單詞,象徵他2011到2014年間演員生涯的轉變,也是他神隱影壇兩年後再次回歸的全新時刻。四年間,他演活電影《污泥》(Mud)中為愛賠去一生的阿肯色州癡情地痞;《林肯律師》(Lincoln Lawyer)中遊走司法灰階的市儈律師;《魔力麥克》(Magic Mike)中自戀卻不自溺的退役脫衣舞男;《華爾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中老練世故的股市操盤手;《星際穿越》(Interstellar)中愛女情深的父親,以及徹底撕去他「花瓶」標籤、一舉使他拿下金球及奧斯卡雙料影帝的名作——《達拉斯買家俱樂部》(Dallas Buyers Club)中絕境求生的抗愛滋勇者。

《達拉斯買家俱樂部》劇照

有些演員在職涯高點急流勇退,有些則安於現況,最終被新人覆沒,但麥康納似乎兩者皆非,選擇之於他,不是非黑即白,而是在每段人生的抉擇路口,走向最忠於自我的一條,譬如當年拒當沙灘迷人男神改以實力派男星重返好萊塢的他;譬如演而優則導、接下美劇《真探》(True Detective)製作人兼主演的他;又譬如,成為父親後不再四海為家,將重心回歸家庭,重新調度人生角色的他。而2020末集結他各式經歷的自傳《綠燈》,正是這樣一部關於忠於自我、回顧過去,同時展望未來的作品。

麥康納與喬·強納斯(Joe Jonas )

當《至尊》問及出版自傳的契機,他這麼說:「我保持寫日記的習慣已經36年了,從14歲起記下『為什麼這個女孩跟我分手?』或者『為何我滿臉都是粉刺?』諸如此類的瑣事開始。每當迷失,我會試著從日記中找出答案,生活如意的時候也從未停止書寫。20幾歲時我人緣和成績都好,也有份收入不錯的工作,那時的我像是行駛在全是綠燈的道路般順暢,但我提醒自己繼續寫日記,因為當事情進展順利時,我們通常不會花時間記下,對吧?我們總是過度分析失敗的原因,卻從不細看成功的理由⋯⋯對我而言,陷入困境時,恰好能回顧那些美好的過去,並試著用當時的生活方式解決現在的問題,事實證明,這對我非常有幫助。」麥康納從未間斷的記事好比他不斷滾動的人生,也或許正是這股近乎固執的堅持,使他在後浪不斷湧上、永遠不缺能手的好萊塢戰局中,找到作為演員及公眾人物的定位,更找到自己。

決定自傳書名前,麥康納細讀數十年來的日記並將文章分類:「裡頭有故事、人物、處方、詩詞、禱文,還有一堆貼紙,而他們的共通性便是《綠燈》一名的由來,整理過程中我注意到生活裡許多『綠燈』都是由選擇決定的。那些困難像是黃燈和紅燈,他們除了成為生活中的教訓,更有機會在未來透過不同面對的方式,搖身一變成為綠燈。」若有機會細讀,不難發現去年底問世的《綠燈》一書不僅僅是麥康納的人生縮影,更是一部能療癒2020年所有疲憊和心傷的作品。麥康納的筆觸有如一位鄰家兄長的分享,他將生命不可承受之痛輕輕提起,偶有神來一筆的自嘲和幽默,在他筆下,父母分合多次的童年,至親離世,或者青少年時期遭受性侵的經歷,似乎那麼既重且輕,那些人生道路上的紅黃燈號,如今回望,似乎皆成為麥康納之所以是現在的他的養分。「我父母離過兩次婚,結過三次婚,『愛』以比數3:2贏了這個回合。」他曾言,父母親的愛情好比「太平洋上的暴風」,有時充滿暴力與激情,但他尊重屬於他們的相處模式,當媒體聚焦於書中較具話題性的議題時,麥康納想傳達的,是他通透且充滿智慧的綠燈哲學。

2020年當然是失去許多的一年,需要大規模人力調度、極度仰賴運輸與群眾的電影工業,自然深受影響,然而在麥康納眼裡,危機或許是難能可貴的革新機會:「疫情讓我對觀影有了新的想法,可能不會再有那麼多電影院了,我這輩子可能也不再參加大型聚會了。幾天前我才和別人提到把劇院活動變得非常獨特的可能性,譬如一個月一次或只在特地城市上映,人們可以提前預訂,也會認真將看片的那天記在行事曆上,更會期待在那天見到特定的人。當然我不知道會不會走到那一步,但我絕對相信,電影體驗這件事,某種程度上已經改變了。」 麥康納這番預言般的言論,或許並非全然天馬行空,誠如他對加入政局的態度,似乎有譜卻又隨緣,時機到了、人生燈號啟動了,也許聽起來再遙遠的事,都能成為可能。

麥康納與妻子卡米拉-阿爾維斯(Camila Alves )

麥康納現身2018年多倫多電影節(TIFF)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