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là La Belle Époque 編織美好年代

by Pure luxury

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好似一台神奇時光機,幾乎每一個季度推出的設計都會將人們帶回到過去的某個時間點。2018春夏系列,品牌女裝藝術總監Nicolas Ghesquière以獨特手法重現了十八世紀的流行時尚,將那個几乎人人都追求浮夸的時代常見的繁複裝飾、錦緞、刺綉元素與極富現代感的運動風結合,帶來一場時代和時代碰撞的視覺盛宴。2019秋冬女裝成衣大秀,路易威登複刻了巴黎現代藝術代表——蓬皮杜中心作秀場,領著人們穿越回注重個性、崇尚大膽的八十年代,誇張的肩部設計、前衛的亮片、搶眼的印花⋯⋯看客們目不暇接。

在最近舉行的第26屆美國演員工會獎(Screen Actors Guild Awards)頒獎典禮上,路易威登為青年女演員米莉·波比·布朗(Millie Bobby Brown)訂製一身絲綢純白色禮服套裝,讓這顆冉冉升起的新星越發耀眼迷人。縱使許多人評價這套純白禮服對於布朗來説過於成熟,但時尚本與年齡無關,重要的是它能夠表現和襯托每個人獨特的魅力。如今人們願意接受跨越性別的服飾,也嘗試用各種方式留住青春,那麽穿著讓自己看起來更成熟的服飾,又何至於成為輿論焦點?布朗穿著純白禮服出現時的那種自信、大氣的風度,也足夠證明路易威登這套禮服就是屬於她的。


看似簡約的手工訂製禮服,背後的工夫卻實在不簡單。路易威登的設計師和能工巧匠總共運用超過125小時來構思、製作這款裙裝與褲裝完美結合的禮服。它的靈感取自於品牌2020春夏系列,致敬由十九世紀末開始、一戰爆發結束的,並不算長久的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對於法國來説,那是一個充滿著激情、變革和新鮮事物的浪漫時代——得益於科技的飛速發展,轎車逐漸取代馬車;埃菲爾鐵塔的面世顛覆了人們對於建築的認知;高級訂製初現端倪⋯⋯而以製作旅行箱起家的路易威登,也正是在美好年代被創始人賦予了生命。

 

路易威登女裝藝術總監hesquière希望通過這一季的作品帶領大家重溫那個許多人心目中的「黃金時代」,探討美好年代的潮流對當今文化、時尚有何深遠影響。類似寶塔袖、燈籠袖、羊腿袖等常見於那個時代的元素充斥著路易威登2020春夏大秀的舞臺,華服之中也有裁剪清爽,凸顯女性氣息的層疊花苞裙,與布朗身著的、形似倒挂花苞的訂製裙裝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美好年代,越來越多的女性們進入專業工作領域,在逐漸獨立的過程中尋找更真實的自我,因此,女裝設計當中也慢慢出現一些減少束縛的中性元素。利落西裝褲、大翻領襯衫、帥氣內搭馬甲等等,在Ghesquière帶來的春夏女裝系列中比比皆是。而回到布朗的路易威登高訂禮服,新時代女性的獨立自主則因為裙裝下的修身純白絲綢西褲的襯托,更加昭然。

布朗的胸口裝點著一朵精美的花,而所有路易威登2020春夏大秀的模特兒也都佩戴了花卉胸針,那不只是Ghesquière對於美好年代浪漫氣息的詮釋,也致敬了那個每時每刻都在進步的時代——溫室種植花卉技術大幅前進,珍稀花種,尤其是蘭花,大受精英人士追捧。這是用路易威登用手工編織成的「美好年代」。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