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橋假期,年華似水,靜靜流淌

by Pure luxury

Langdon Hall: Timeless Elegance

一提起劍橋,大家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必定是英國劍橋——那個讓徐志摩懷揣著無限眷戀寫下《再別康橋》的地方。許多人也許不知道,加拿大的劍橋也不失為逃離大城市喧囂、靜享幾日清閒的好去處。隱藏在森林中的高端度假莊園Langdon Hall便座

落於此,它像是一杯上等清茶,乍一眼看樸實無華,卻隨時間慢慢沈澱,細品讓人愈發覺得回味無窮、欲罷不能。在這個世外桃源度過幾天,時光,都彷彿緩下了腳步,彷彿提醒著我們,慢慢來,才能更好地發現生活真正的美。

 

 

 

Langdon Hall被蔥蘢的樹木環抱,而夏天的樹葉則顯得尤為蒼翠,它們在陽光下映出斑駁樹影。當汽車穿過長長的、蜿蜒的車道,Langdon Hall終於緩緩出現在這一片綠色的盡頭。正如十九世紀末左右剛建成時的樣子,百餘年後的今天,Langdon Hall依舊保留了那時盛行的美式聯邦(Federal-style)建築風格。它沒有繁複的裝飾,紅磚搭配白色立面,低調、內斂而平和。Langdon Hall昭然的美式風格也正好體現了它第一代主人Eugene Langdon Wilks和美國不可分割的關係,他的曾祖父是美國第一個身價過百萬的商業大亨John Jacob Astor。在Wilks在與同樣來自富裕家庭的Pauline Kingsmill結婚後,他在1898年買下劍橋(當時的加爾特)近百英畝的土地,尋人設計、建造了一座帶有美式元素的莊園,也就是如今的Langdon Hall,來作為兩人夏日避暑的去處。

 

很可惜好景不常,Kingsmill在Langdon Hall完工後不久便因為癌症治療無效去世。1915年,Wilks與曾經照顧Kingsmill的瑞士護工Marguerite Briquet結連理,後育有了三個女兒。二十世紀三十年代,Wilks在他位於法國的城堡辭世。二戰前夕,法國軍隊徵用了這座城堡,Briquet便和孩子們來到了加拿大,永久定居在Langdon Hall。再後來,唯獨Wilks和Briquet最年長的女兒Catherine Claude留在了Langdon Hall。當Claude在1982年將Langdon Hall轉賣,Wilks家族和這座莊園的淵源也正式劃上句點。但是這並不代表Langdon Hall的故事就此收尾。建築師William Bennett和妻子Mary Beaton在八十年代末買下了Langdon Hall,將它改造成了兩人夢想中的莊園式度假酒店,Langdon Hall也由此展開了全新篇章。一百多年過去,物是人非,Langdon Hall主人或是辭世或是離開,但這並不見得完全是一件悲傷的事情。正是因為Langdon Hall一代代主人的悉心管理,我們才能在今天,都仍舊能體會到這棟美式莊園百年前的魅力。你甚至還能看到當年與各個房間相連的、能發出不同音樂的搖鈴,即使今日它們只是擺設,但還是能讓人感受到宛如《唐頓莊園》中的那番貴族氣息。

 

Langdon Hall的每一個房間都有屬於它的名字。當復古的銅製鑰匙開啟厚實的木門,我們便進入到了一個典型美式風格的空間,它整體給人感覺溫馨如家,細節則盡顯奢華:羽絨床上用品、戴森吹風機、獨立的壁爐⋯⋯當然,Langdon Hall作為羅萊夏朵(Relais & Châteaux)的一員,這些極致的細節都應在意料之中。來到這座世外桃源的目的既然是放鬆,自然不能錯過Langdon Hall的高端Spa。在此,犒賞自己運用到醫療級別膠原蛋白面膜的法爾曼(Valmont)面部護理,或是體驗全身按摩舒緩筋骨,你的私人理療師總會為你安排最合適的理療項目。若是有閒情逸致,不如徒步或騎車探索Langdon Hall周邊長達12公里的森林小徑。這樣零距離置身在大自然,對於大多數時間生活在車水馬龍的大城市的我們來說,的確是難能可貴的。其實,在Langdon Hall這樣清淨的莊園,就算只是坐在露台,點上一杯清茶、美酒或咖啡放空自己,都似乎能讓人感受到一番虛度時光的獨特魅力。

 

 

與這座莊園酒店本身同樣迷人的,是Langdon Hall提供的高端料理。它連續多年榮登Canada’s 100 Best Restaurants榜單,今年更是被列為第四名。因此在不少饕客的心中,在Langdon Hall品嚐主廚菜單(Chef’s tasting menu)就是值得讓人特意前往劍橋的亮點。我們本次的美食體驗,要從和主廚Jason Bangerter的一場私密「探險」說起。Langdon Hall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賦予了它建造諾大花園和植物園的條件,而大自然也正是主廚Jason最重要的烹飪靈感來源之一。當他帶領我們遊覽Langdon Hall的種植園,時不時就會停下腳步,俯身從綠地摘下一朵花、一片葉子、一顆還未成熟的小草莓,或是某種我們在城市中從未見過的奇特植物,並熱情地對我們說:「嚐嚐看吧。」起先,我們看著那些並不認識的植物多少有些存疑,卻在嘗試了幾次後出乎意料地發現這些天然味道的確是未曾嚐過的。原來,有些看起來不起眼的酢漿草嚐起來就像是青蘋果;原來,新鮮的蘆筍口感是這樣清脆鮮嫩。

 

所見,既成盤中餐,這是主廚Jason的烹飪哲學。他回憶道:「當我從歐洲學廚歸來,我一心想為客人們烹飪我在歐洲學習製作的那些料理,但我發現從歐洲空運再好的食材到加拿大也已經不新鮮了。於是我意識到,我得去發掘我們觸手可及的本地食材的魅力。」Langdon Hall使用的八成食材都來酒店周邊的種植園、養蜂場以及當地的農場、漁民。主廚Jason告訴我們,有時候,會有農場主親自帶著極好的新鮮食材來敲廚房的門,這是在任何大城市都幾乎不可能存在的「特殊待遇」。我們在探訪Langdon Hall種植園的過程中也時不時遇到三五成群的廚師們紀錄今日的收成,他們每個人都帶著一種孩子般充滿好奇的神情,我們瞬間讀懂了,他們和主廚Jason一樣對食物充滿熱情。主廚Jason對我們說:「我們不會僅僅滿足於做出美味的食物。不斷進步、研究如何去讓食材本身的味道『爆發』,才是我們的宗旨。就比如,我們會提煉雞骨精髓,打發成奶油狀,以此昇華一道雞肉菜品。」

 

 

誠然,各式各樣風格的主廚菜單如今在全世界都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甚至成為了某些餐廳當作賣點的噱頭。但是Langdon Hall的每一道菜,都講述著與這片土地緊緊相連的、獨一無二的故事。記得一道「嚐花園之味」(Taste the garden),豐富吸收了Langdon Hall種植園內多種植物原味的無酒精雞尾酒從特質的壺中緩緩倒入我們的杯中,輕吮一口,齒頰間縈繞的滿是大自然清新的味道。亦有靈感來自於Langdo Hall周邊溪澗的西洋菜沙拉,裝在花盆中的西洋菜冒著氤氳水氣,搭配置於石塊上的野生韭蔥蛋黃醬,乍一眼看去,的確就好像是清晨霧中的溪澗和長著青苔的溪石,十分有趣。席間不乏松露、魚子醬一類高端食材,但大多數的菜品是使用較為質樸的當季新鮮本地食材,經創意地搭配組合,用餐體驗就像是一場奇妙的味覺魔術。這讓筆者聯想到著名散文家梁實秋曾說過的一句話:「以言美食,則雞鴨魚肉自是正味,青菜豆腐亦有其香,何必龍肝鳳髓方得快意?」高端飲食並不一定要完全用以山珍海味,運用返璞歸真的天然食材做出撫慰人心的料理,或許才是更有挑戰性的事。

 

出於私心,筆者是希望Langdon Hall這座「秘密花園」不會被太多人發現的,但是同時,卻又想要與大家分享這個能夠讓人暫時忘卻塵世煩惱的清境。這裡的歲月彷彿不會被驚擾,時間如周邊的溪澗慢慢地流淌。這大概是生活本該有的樣子吧?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